[百合會][百合姬W08][南崎いく]Singing in the rain

改圖僅供試看,請勿用於其他用途,喜歡作者的作品,請購買正版!
————————轉載請保留以下文字資訊———————
圖源:百合會工作組
翻譯:jogfi2002
改圖:道子
校圖:彼世此世
製作:百合會
http://www.yamibo.com
——————————————————————————

 

【NE汉化】[lovelive!](あなたとラブライブ!4)[鈴宮きりは]あなたに誓って(对你起誓)

又一个新本子~

百度网盘:http://pan.baidu.com/s/1i3l7FxF

老样子,点开就能按相册方式查看。

—-

(あなたとラブライブ!4)[鈴宮きりは]あなたに誓って(对你起誓。)

图源:HT_此人多半是个绅士
翻译:jogfi2002
修图:nya_nya
嵌字:lovehimeko

【个人汉化】【Lovelive! 绘希 18R】C86 嵩乃朔(Waterfall)「私の希」(我的希)

=========================

图源:鱼猫
翻译:jogfi2002
修图:Macaron

转载请注明出处为300,多谢合作!

=========================

貌似跟其他人的撞车了,不过咱们这发完整版的。
打包下载等我晚上下班了再传吧。

下载:
链接: http://pan.baidu.com/s/1qWoaPiO 密码: etrx

感谢鱼猫太太提供图源,马卡龙太太修图辛苦了!
让我扳扳指头数一数上一次做小黄本是什么时候的事(x。

直接点开下面的图就能以相册方式查看了。

KKE太池啦,希根本合不拢腿(x。

【连载同人文翻译】【妮姬&绘希】umbrella 5(完结篇)作者:とむじん

原文信息

 

umbrella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4062450

 

作者:とむじん

 

请勿二次转载,谢谢!

 


 

umbrella 5

翻译:jogfi2002

 

绘里看见了趴在希身上的妮可,然后冲到了外面的雨幕之中……。

 

绘里×(希=同居=妮可)×真姬。

umbrella之中纠缠着各种各样的情感。这是最后一篇。

 

 

-绘里-

 

要是在那心脏插上一刀,任由鲜血溅到我身上,一切会不会回到最初呢?

我已经回不到遇到希之前的那个我了。

 

去了什么地方、怎么走过去的,都已不记得。不对,我肯定是跑着去的。因为我全身湿透,虽然打着伞。

下水道里的水一直在往外冒,看起来就像潮起又潮落的大海一样。来到路口,我忽然停下了脚步。海的对岸,静静地伫立着一位和我一样湿漉漉的女性,连伞都没打。

远远望去就能看见那鲜血般的赤红,是她。

“西木野、真姬小姐?”

她抬起头,笑了。

“你是,绚濑绘里是吧?”

 

她是我恋人的同居者的恋人,我们第一次相见。

难道她也是出来约会却被爽约了?

心里对她萌生出怜悯和憎恶,但最强烈的是一种奇妙的同病相怜。

 

“你,没带伞吗?”

 

这是希第一次和我讲话那天所说的。

不过她的回答却带着抗拒。

 

“用不着什么雨伞了。”

 

递出的伞就这么竖在了两个人中间,将我们分在两边。

指示灯再次转绿,她迈起步子向前走。

她的背影似乎在传达一个信息:“我和你不一样”。

 

“真姬,你不妒嫉她们吗?”

 

即使我们都在雨中,她回答的声音仍然听得非常清楚。

 

“妒嫉啊……好久之前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她又笑了,像一朵在泡沫中摇曳的花,一朵既坚强又脆弱的美丽的花。

 

你到底知道多少?为什么你能这么坚强?你真的喜欢妮可吗?

有好多东西想问。只不过,我大概得不到真正想要的答案。再说,如果不是自己去找到的,也没有什么意义。

再怎么逃避,再怎么假装没看见,矢泽妮可她也不会消失。我一直在嫉妒她,这是一种丑陋的情绪。但这种情绪的根源是对希的爱情,我从未试过对一个人爱得如此深。也从未对一个人恨得这么深……。

希改变了我,一切都无法回头了。所以,我决定了。

“妮可,明天我有话找你说。”

——这句话,就像是下了决斗书。

 

 

 

 

“希呢?”

“出去了,没那么快回来,放心好了。那么,你有什么要说的啊?”

明明都发生了那种事,妮可的态度却一如往常。这是否意味着她们一直这样?

我努力控制住颤抖的拳头。

“我就单刀直入吧,你和希到底什么关系?”

“说啥呢,又在嫉妒?你不是知道的吗,非常要好的朋友,一起住。就这样子。”

一如既往的说法,不过今天听着特别令人恼火。

“妮可你敢说自己从来没有对希有过恋爱情感吗?”

“敢啊。”

 

回答得毫不犹豫。为何你能这么轻松地说出这种来话啊?

 

“你今天有点冲啊。”

她的声音里透露出些许不耐烦。有如共鸣一般,我的声音也因为怒火而随之颤抖起来。

“昨天我看见了……妮可趴在裸体、的希身上”

听见我的话,她睁开了眼睛,我也觉得自己终于能够站在同一个台阶上和她对峙了。

“那是误解!希发烧了,我只是在给她擦汗。”

十分正当的说辞。脑子不知怎的就冷静了一点,可是冲口而出的话却将真实的情绪原原本本地反映了出来。

“那你为什么要把伞靠在那里啊!!”

“伞……”

“无话可说了吧……”

“不”

 

 

“这样吧,妮可。我换个问法。你真的没注意到希的心意?”

 

这是我最想问的一句话,

也是妮可最不想被问到的话。

 

“……什么啊……明明是你没有注意到好吗!!”

 

 

这是妮可第一次表露出不淡定的样子。

“为什么你不是妮可,妮可又不是你啊……”

她小声地说道,听起来像是梦话。接着,她又狠狠地盯着我,有如挣脱了枷锁的猛兽,心中的情感一点都不客气地狂喷而出。

“你刚才是这么说的吧,我有没有注意到希的心意。有啊,好久好久之前,在我遇到真姬之前,她曾经直接和我表白过。你也知道我身体出过问题吧,那时候希一直在支持我。她没有抛弃自暴自弃、完全不知所谓的妮可,直到我再一次站起身来。她甚至退掉上了一半的大学,花了很大力气为我筹集手术费。我也问过她,为什么可以为了妮可付出这么多。”

 

希的回答,便是告白。

“咱只是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啦。其实是咱自个儿在喜欢妮可而已。”

 

“妮可无法接受她的心意,就说大家都是女孩子,不可能考虑这种事情。而希也明白了,说没关系,我不用管她。”

“但是,你和真姬……”

“对!就是这么奇妙!妮可喜欢上了同为女性的她。妮可后来喜欢上了同样是女孩子的真姬啊。你说这是不是很过分?希为了妮可,献上了自己人生的一部分,而妮可却报答不了她的感情。不仅如此,对于自己的背叛,妮可甚至觉得心生绝望。所以,妮可原本是想将喜欢真姬的心情埋到某个角落去的。但那家伙发现了,还有谁比她更关注妮可呢?她告诉我,尽管去告白就好了,真姬肯定也喜欢我。那家伙是推着我去的啊……她就是这样的人啊。”

 

希所期望的只有一点。

“希望咱们能继续做朋友。”

对于妮可而言,不管怎样,希都只是“好朋友”。

正因为明白,希所期望的最高位置也是“好朋友”。

再进一步说,在妮可看来,希变成了“特别的好朋友”。

 

“真姬知道这事吗?”

“知道,当时是她向我告白的。我当然没法立即答应她,但是希说了,不想妮可因为她掩藏自己的真心实意。”

 

 

于是妮可就对真姬作出了回应。她的告白真是蛮不讲理,让人匪夷所思。

“全世界所有人,妮可最喜欢的也是真姬。可是,无论什么时候,妮可都会将希放在第一位。如果你觉得没问题,我们就交往吧。”

 

 

搞什么啊,这两个人……这三个人。

妮可的意思是,她一开始就给真姬规定了,连嫉妒都不可以?

为什么连这都能忍耐,为什么要为了妮可这么委屈自己……。

“然后呢,你有什么打算?要是妮可说没有出轨这回事,你就能接受了?你给希送了不少礼物吧,戒指、首饰。最后要送什么?想弄个手铐戴上吗?话我放在这,走出这间房,希和妮可还是能见面的,也一定会再见。即使是恋人,你也没有权利如此束缚她。难不成你还想给她装个监控?啊,真姬的声音可不能让你听呢。”

 

好可怕,她们都在为了他人而牺牲自己,三个人紧紧地互相联系在一起。

 

“我问你,你刚才说,觉得门口放了把伞,希和妮可就是在偷情?那么,要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我到门口放把伞什么怎样?或者说你和妮可来亲一个如何?你说呢,这是出轨吗?”

“你、说什么……”

“说笑的。我的意思是,你别因为一把伞就闹得要死人一样。如果觉得不放心,我给你说一百遍都行,妮可喜欢的人是真姬,希是朋友,朋友啊。妮可只把她当作朋友……。对于希的恩情和心意,我是想报答的。”

我全身升起一股寒气。

 

“要是你能变成我来看一看,就不会再有心结了。”

 

为什么你要这么说,一直以来,我都十分羡慕你,甚至觉得假如能成为你该有多好。

“拿出点魄力来,要表现出根本不在乎妮可的样子。要让人觉得,比起我,你能使希幸福百倍。”

——是让希觉得,还是让你觉得?

 

这两人真是不可思议,她们的关系牢不可破,互相之间的好感,更甚于恋人。要打破这个关系,我想是不可能的。真姬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她说……。

“妒嫉啊……好久之前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我还以为她在说谎。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连嫉妒的感觉都没有,那也就没有继续保持恋人关系的必要了。看来她也同样一直忍受着业火的煎熬。

 

要说想要留在一个人身边、能够耐得住的原因。

答案其实很简单。和什么优点缺点没有关系。

——仅仅是因为喜欢。

 

摆出不在乎妮可这人的样子?这怎么做得到。

大团圆结局就是个笑话。

只要我还想要和希在一起,就必定会在她心中的矢泽妮可的阴影中瑟瑟发抖。

 

 

“喂,希。你现在在哪儿呢?”

 

 

走到公寓门口,我抬头看着天空。

蛛网上沾满了雨露,十分美丽。

 

 

-妮可-

 

“绘里对你说了这些?抱歉啊。”

“没关系啦。”

没事的,在妮可最艰难的时候,你曾不求回报地陪在我身边。所以——。

“绘里很可爱吧?整天泡在醋坛子里。”

“这癖好!”

让你变成这样的人是妮可。所以,我会陪到底的,直到你安心为止。

因为,妮可是你的好朋友啊。

 

我和你说,绘里。

希不是在利用你忘记妮可。

而是在利用妮可,挽留住你。

真蠢啊你。

所以绘里也快点看清楚吧,希最爱的人,是你。

虽然在方式上我也觉得相当的扭曲……不过这一点妮可也一样。

 

 

“我出去打个电话”

 

 

是妮可将原本活在阳光下的她拉入了阴影之中。

但无论是珍贵的恋人,还是特别的好朋友,我都无法放手。

那时我是多么希望让真姬笑逐颜开啊……。

 

“真姬,麻烦你送伞过来了。有没有淋湿?”

 

我感觉话筒那边的她笑了。

真姬从不像绘里那样让别人看见她的嫉妒,这次她却少有地将嫉妒心表现了出来。

略显不快的笑声,带出了别样的美。

你应该知道的吧?这又将使妮可成为俘虏。

唉呀,教我如何不爱你?

 

 

仰望天空,能看见墙角处有一张破掉的蜘蛛网,就像是破掉的伞一样。

 

 

-end-

 

 

译后记

 

用了一周时间翻完这篇,基本上是跟着原作者的进度来的,感谢他写出这么棒的文章。

不得不说自己非常喜欢他笔下的人物感情纠葛,给人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接下来准备弄篇め的纯甜文,再纠结心理描写的表达我就要被榨干了。

 

最后附一段作者的原话,可以在最后一篇的原地址评论处找到。也许会为你理解剧情提供新的线索。

とむじん「鏡>谢谢你的评论。这一篇里的希,即便能为别人够献上自己,在被爱这种事情上却无比懦弱,不禁要去“测试”对方。」

【连载同人文翻译】【妮姬&绘希】umbrella 4 作者:とむじん

 

原文信息

 

umbrella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4062450

 

作者:とむじん

 

请勿二次转载,谢谢!

 


 

 

umbrella 4

翻译:jogfi2002

 

妮可和希。她们到底是怎样住到一起的呢?

 

绘里×(希=同居=妮可)×真姬,平行世界。

 

-妮可-

 

很小的时候开始,我的梦想就是成为偶像,仅此而已。再没别的想法了。因为没有迷惘,所以我能径直地朝目标进发。

然而,妮可却在高中一年级时遇到了第一个大挫折。我和朋友组建了学校偶像团队,后来因为各自的目标不同,他们一个两个陆续离开,最后只剩我一个。

说是只剩一个,其实我并不孤单,因为有希陪着我。

我对她的第一印象,是觉得这家伙操着一口微妙的关西腔,很是奇怪。我不明白为什么她会这么看重妮可,也曾经问过她一次。希只是用一句话回答道:

 

“因为咱觉得你很帅啊。”

 

对以偶像为目标的人说帅是要干嘛啊,你想说“可爱”结果口误了吧。(译注1)嘴上虽然不饶人,我心里却是感觉痒痒的,有点窃喜。

有人在关注我,这给了我极大的鼓舞。

希从来没有否定妮可的生活方式。

很感谢有希这么一个人存在。不过,当时浅薄的我只顾着自己,根本没有考虑过这意味着什么。

 

待我反应过来,已是短期大学将要毕业之时。那时我终于抓住了机会,正要成为偶像。然而妮可弄伤了膝盖,这对于唱歌跳舞的偶像来说是致命伤。成为偶像的梦就这样被腰斩了。

不顾一切努力至今的结果竟是这样,留给妮可的只有绝望。哪有什么神。就连希经常挂在嘴边的灵力一类的字眼都会让我无端发火。我将无法宣泄的愤怒,发到了一直支持我的希身上。

 

“比起结果,努力的过程更重要?这种漂亮话能让人信服吗?你就给妮可看看,还有什么比偶像更重要的梦想,有什么能证明妮可一直以来的努力不是白费的。”

 

希只是默默地听我抱怨。我以为她是无话可说,就要抛弃我了。因为,希口中那个“好帅”的矢泽妮可已经再看不见踪影了。

可是,我的想法是错的——。

第二天,希说要和妮可一起住。她搞什么呢?不过妮可当时完全处于万事休矣的消极状态,对什么都觉得无所谓,于是就按希说的,决定和她同居了。一个人是自由职业者,另一个人是大学生。自暴自弃的妮可没有工作,成天把自己关在家里。希则是一大早就去大学,经常很晚才回来。估计是去什么同好会的聚会了吧,学生就是这么无忧无虑啊。不过我作为一个家里蹲有啥好说的呢。当时我脑子里就只是充斥着这样那样的想法。

 

 

真是个无可救药的笨蛋。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整年。某天,希递给我一叠纸。那是用纸条绑起来的一捆捆现金。

“咱想你拿这些钱去做手术。”

在我那次乱发脾气后第二天,希就从大学里退学了。

 

从那天起,希的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每一秒——

希的一切,都奉献给了妮可。

 

“比偶像更重要的梦,没有白费的证明,咱是给不了你啦。但,咱至少想帮助妮可再次站起来啦。”

你多蠢啊,为了妮可这么做。为什么,你能做到这种地步啊……。

“你好蠢啊……”

“真过分啊,不过咱自己也这么觉得。”

说着,希笑了。在她的感染下,妮可也笑了。唉呀,我多久没这么笑过了。

“希,谢谢你。”

“咱只是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啦。”

 

 

医生说,即使做完手术,也不太可能回复到能蹦能跳的地步。不过也好,这次我要站起来,反过来给予希支持。能做到这点我就满足了。

 

 

 

——然后,妮可遇到了她。

 

 

 

她坐在离医院有些远的一张长椅上,白皙的肌肤上,一头赤发有如燃烧的火团。

阳光普照大地,她却看起来并不在乎,抬头看着天空。

我大概是因为好奇心而被她吸引的。也有可能是当时就已经被牢牢困住了。

她总是会坐在那里——正确来说,是妮可一定会在那个时候到医院来。

我先是瞟见她,然后是停下来看她,再后来则是完全看入了迷。我感到不安,她会不会被阳光烤干呢?

 

不知道那是相遇后的第几天,妮可大摇大摆地坐到她旁边。

“会中暑的哦。”

我把塑料水瓶和阳伞递给她。她吃惊地看向我,一张俏脸果然十分精致,即使靠近了看也丝毫没有影响。

“你喜欢天空吗?”

她没有接过水瓶,我只好将其放在两个人之间。也对,哪有人会喝陌生人突然递过来的饮料呢?

“我看的不是天空,而是那个。”

对于我的问题,她还是愿意回答的。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能见到一张蜘蛛网。

“感觉很漂亮。”

漂亮?也罢,不同人的审美可能不一样。不过她接下来的话倒是出乎我意料。

 

“就像五线谱一样。”

 

这又是一个对音乐有着不寻常的执着的人。

 

“如果可以仅仅靠食用挂在五线谱上的音符维生那该多好。”

 

她的话语之中充满着失落,听得我胸口一紧。

“你的梦,也破灭了吗?”

“诶?啊,抱歉,我得走了。”

她起身离开。那奔跑着的轻盈身姿,怎么会是蜘蛛,分明是蝴蝶。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才知道,那个妹子是西木野综合医院所有者的女儿。之前是我擅自将她归入自己的同类,现在是觉得胸口有股无名火。

——你是被蜘蛛网困住了,还是说,其实是你抱着不想放开?

不知不觉中,我渐渐地想对西木野真姬这个人了解更多。

 

 

“今天也好热啊。”

“对呢。”

我们俩的话逐渐多了起来。在这骄阳似火的酷热之中,我坐在长椅上,打着伞。

“妮可不想被晒啊。”

一开始她还不太愿意和我同撑一把伞,后来也就慢慢地接受了,老老实实地和我坐在一起。

“我也不想让你那漂亮的皮肤和漂亮的头发被晒伤,难得天生丽质,怎么不好好爱护呢!”

我原以为她这么一个美人儿,肯定早就听惯了别人对她的赞美。谁知,她红着脸挤出一句“什么啦……”,看着就觉得可爱。

“脸好红啊,你看这不就是被晒到了?”

今天我也有带水瓶来,于是将瓶子戳到她脸上。随着我的动作,她不禁叫出声来,有些不高兴地说出一句“真是的!”,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不过她第一次喝了我带来这瓶水。

看来多少信任我了呢。

所以妮可便将一直以来的疑问说了出口。

 

“你以前搞的是什么音乐?”

她的肩膀微微动了一下。

“……钢琴。”

“后来没搞了?”

“我要做医生,不需要这个。”

“是你自己决定这么做的吗?还是有人帮你决定的?”

“……我自己决定的啦。”

“这样,那你在迷茫什么呢?”

 

她答不出来。

 

“迷茫也不是什么坏事啦。反正都想不明白了,干脆就不留一点后悔,管他三七二十一拼命去烦恼就好了。”

“什么三七二十一,什么拼命啦,你这不考虑前因后果的做法太不可取了。”(译注2)

“这是经验谈啦,经验谈。如果全力以赴,不思前想后,那么内容是什么其实不重要了,烦恼本身也一样。再说了,就算不顾一切,内心要崩溃的时候还是会嘎吱一下崩掉的,还有可能会碎得七零八落。但现在回头去看,我认为还是比不去做要更好的。”

 

这是希给予妮可的、为妮可找到的答案。

“你呢,你有什么想不开的?”

我也没有什么要去拯救她这样伟大的想法,只是西木野真姬这个人太美了,我想让她发自内心地笑出来。

 

“妮可笑眯眯~♪要让你全心全意笑眯眯~♪我是传递笑容的矢泽妮可~要记住爱的妮可笑眯眯♪”

“这什么东西?”

“妮可的梦想啦,成为偶像,让大家都展露笑容。但我膝盖搞坏了,梦想也实现不了了。不过正因如此,我更想听听你的故事。告诉我吧,妮可会让你开心地笑的啦。”

 

现在的妮可,肯定就是希所说的那个“很帅”的矢泽妮可。

希,多亏了你,妮可重新站起来了。

 

“其实……我是想……继续弹钢琴的。但是,我说不出口,最终也没说出来。我说服自己,让自己接受,做医生确实没有必要再弹钢琴。我努力将这件事想成是自己做出决定的。现在我却有疑问,这么下去真的好吗?”

“可是,这的确是你自己决定的啊。”

“诶?”

 

妮可将递给了她的水瓶抢了过来,将里面的水泼到了蜘蛛网上。

 

“比起那些被缠住的猎物,这才更有音符的样子吧。”

 

五线谱上,音符水珠闪耀光辉。

 

“能漂亮地实现你的决定的人,就只有你自己。坚强地站起来吧,西木野真姬。”

 

她睁开眼睛,激动地说出一句“好美”,然后就大声哭了起来,将堵在心中好久的怨念发泄了出来。

止步不前没什么不好的。希给予妮可的那一年,让不懂得怎样去依赖他人的妮可喘了口气。

无论是妮可,还是真姬,想要的东西都是一样的。要实现梦想,就得自己肩负起责任,要有那份决心。

“谢谢你。”

那天,妮可是不是也像她那样笑了呢。

——“扑通”。

看到这笑容,我原本应该满足了。

在那个时候,我就应该离开真姬了。

但胸口的悸动戳中心窝,刺激得我想要更多。

 

 

从此之后,真姬的笑容多了起来。

好想留在真姬身边,一直看着她笑,好想永远陪在她旁边。

但是,我脑中……却想起了希的样子。

 

 

“之后我和父母也更多沟通了,都是妮可的功劳呀。”

“是吗,不用谢。”

“还有呢,其实我有订婚对象的,不过我把婚约解除了。”

“呃?”

“要负责任哦,妮可。”

“什么?!”

“开玩笑的啦。”

她忍俊不禁的样子真是让我看得心里发痒,也让我觉得非常开心。

“让你负责是说笑的,要自己负责嘛。不过呢,这真的……。”

 

 

自从相遇以来,我从未想过她会笑得如此开朗,那笑容灿烂得让人感到目眩。

要是可以给心灵也打上一阳伞就好了。

不过已经晚了,妮可的心早已被完全俘虏。

 

 

“我喜欢妮可。”

 

 

妮可的希望与绝望,从此开始。

 

 

 

 

“久等了,真姬。”

“好迟啊。”

“呃,这不才五分钟。”

“迟到就是迟到,管你五分钟还是多少。今天的饭妮可请啦。”

“不要再吃真姬你之前带我去那家好贵好贵的店了啊。”

“那就去和妮可的钱包门当户对的?汉堡店如何?”

“再好一点的也没问题啦……。”

“就一点啊……。”

“啊真是的!先走吧,吃完还要看电影呢。”

 

我和真姬见面的频率没有希和绘里她们这么多。所以,我非常珍惜和真姬在一起的每分每秒。我希望见真姬的时候,妮可是最可爱的矢泽妮可。这次迟到了五分钟的原因,也出于我出门前在想尽办法让自己达到最佳状态。

 

“今天又吃番茄意面对吧,明明还有那么多不同种类的。”

“没啥不好的,我喜欢。”

多数情况下,真姬都是到那一两家餐馆吃一成不变的东西,很少见她冒险尝鲜。但她总是带着撒娇的语气和妮可说什么“给我一口啦”,要吃妮可点的东西。她平日里一副冷淡高傲的样子,如此可爱的一面只展现给妮可看。这让我心中的爱意如泉涌而出。

“对了,还记得之前跟你说的绚濑绘里吗?”

“记得。”

“家里的钥匙也给她配了一条,虽说应该不会那么快就碰上面,就是跟你报告一下。”

“这样。”

真姬只是点了点头,没表现出太大兴趣,继续吃东西。事实上也确实没啥好说的,但我心里也有点寂寞。真姬从来不会像绘里那样将嫉妒表露出来,虽然她的嫉妒源头在于妮可。

“她们两个也说今天去约会。”

 

手机响起。

 

“真姬……抱歉,我们下次再看电影好吗?”

“诶?”

“希说她发烧了。”

“这样,明白了。”

看了看窗外,雨已经下起来了。

“有带伞吗?”

“没呢。”

“这个拿去,现在雨还小,妮可到附近便利店买一把再回去就好。”

“谢谢。”

我提着袋子站了起来,确认过店里没什么人之后,我将嘴唇印了上去。

“拜拜。”

真姬虽然是个害羞的人,却从来不会拒绝在外面亲吻。肯定是妮可让她变成这样的。

 

 

 

 

“抱歉啊,妮可……,难得你们……约会的。”

“你要真这么想,叫绘里来不就好了嘛。”

“不想……传染给、绘里……”

“好好,就是说传给妮可就没问题是吧。”

“不是说那啥……不会感冒么。”

尽管烧得厉害,她还是要和我贫上一两句嘴。这家伙总是这样子,一直都是忍、忍、再忍。结果撑到极限再也忍不住时,就突然倒下。倒下不说,还要继续装作若无其事。希就是这样的人。

“妮可……汗、好难受”

我准备好湿毛巾,递到希手里。但她连手都没有了力气,毛巾滑了下来。

“不用勉强自己坐起来。”

你到底要忍到什么时候啊……。

“那……妮可来?”

所以说,你偶然这样任性一下,我也很高兴的。

 

“可不要告诉绘里哦。那家伙,要比你想像中更容易吃醋啊”

 

她的呼吸有些急促,丰满的胸部湿湿的全是汗水。因为发烧,两只眼睛也毫无神彩,飘忽不定。若是妮可之外的人,会被这情景得勾起多强烈的欲望啊……。

湿毛巾或许起了点降温的作用,希的身体开始有点发抖。我停下手上的动作,在想是不是把毛巾拧干一点比较好。这时,我听见了她十分难受地说道:

 

“妮可……别停下来。”

 

雷鸣贯耳,雨点激烈地敲击着窗户。

——真姬她是不是已经安全到家了呢?

 

怀里抱着好朋友,我心里想的则是被自己放了半只鸽子的恋人。

以至于将好朋友的恋人都给完全忘记了。

 

 

-to be continued-

 

 

 

译注1:原文的“帅”是「かっこいい」,而“可爱”是「かわいい」,有点接近,妮可就故意借着希的口音吐槽了。

译注2:这句话的原文为「がむしゃらに迷うって、なにそれ。後先考えないから我武者羅って言うんでしょ」,「がむしゃら」的对应汉字即为「我武者羅」,意思是做事不顾后果,只管蛮干。能力不足,这个梗无法还原,虽然会丢掉一点意思还是直接意译了orz。

【连载同人文翻译】【妮姬&绘希】umbrella 3 作者:とむじん

原文信息

umbrella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4062450

作者:とむじん

请勿二次转载,谢谢!


 

umbrella 3 

翻译:jogfi2002

 

虽然听到了妮可的动静,绘里和希仍继续云雨……。

 

绘里×(希=同居=妮可)×真姬,平行世界。

-绘里-

 

我和希以恋人的身份开始交往了。当我们一起向矢泽小姐报告这件事时,她一脸打心底里吃惊的样子,说道:

“你们竟然还没交往吗?!”

在矢泽小姐眼中,我们究竟是怎样的呢?难道你真的没有留意到,一直以来希是怎么看待你的?

如果是没注意到,那我会把你看作一个乐观得天真的人,并且鄙视你。如果你其实有注意到,那么对于你的残忍,我会有种无尽的恐惧。

“对了,正好借这个机会,改掉‘矢泽小姐’这个称呼呗?好吗,绘里?”

“也是……妮可。”

 

我原以为,这样子我们就能平等了。

 

然而——。

希起身离开座位,准备再去泡一壶茶。这时,妮可的气场明显不一样了,用“敌意”之类的简单字词并不能描述出那种感觉。这股压迫感是怎么回事?我只知道自己不能惹她。

“伞的暗号,反正你也知道的吧。上次那种情况,妮可不想再碰到第二次。”

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我的脑袋立即充血,几欲爆裂。也许是因为羞耻,也许是因为愤怒。明明当时我觉得就算被她看到也无所谓的,而被人发现的事实一旦被摆到面前,我却是完全不同的反应……。

我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各种感情交织在一起。我将所有情绪聚拢到一点,挑了句这样的话:

 

“这是作为朋友的忠告?”

 

话中带着尖刺。妮可既没迟钝到感觉不出来个中敌意,也不是那种会当作没听见这种挑衅的性格。

“哈?你什么意思?换作你,也觉得插一只脚到妮可和真姬中间很不好吧?”

“……对呢。”

妮可的话一点都没错,理所当然。但我在意的不是这一点,不是你和真姬怎么样,也不是我和希怎么样,而是你和希……。

 

“久等了。嗯?咋了?”

希觉察到我们之间微妙的气氛,如此问道。不过我的情绪找不到出处,以至于这个问题都回答不了。

接着,妮可叹了口气,扔出了一句“真是的。”

“希,给绘里也配一把这个屋子的钥匙。这家伙的嫉妒心要比想像中强得多啊。”

“妮、妮可你慢着!”

“干嘛,不是事实吗。”

话虽如此,但这不应该在希面前说的。我偷偷瞟了眼希的表情,她正朝着我腼腆地笑。啊,好可爱。我全身都有种飘飘然的脱力感。

就在我还沉浸在她的笑容中时,妮可却嘲笑道:“瞧你这神魂颠倒的。”而这句话里面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无法形容的压力了。

看着我和妮可拌嘴,希笑得越来越开心。

“好了好了,接下来就有请天真无邪的两位了”。说完,妮可走进了自己房间。

 

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希。我心里盘算着,开口要首先说刚才她的表情非常可爱,我还想多看看那个样子,然后再告诉她,我想成为可以让她笑开颜的人。

不过希却先给妮可说了句好话。

“妮可在用她自己的方式关心我们呢。”

“嗯……我明白的啦。”

 

我明白的。

就连我那丑陋的嫉妒心,妮可都体谅到了。

她就是一个总是游刃有余的人,知道我所不知道的希。

有种感觉,无论过多久,我也追赶不上她。

 

“希……我想、亲你。”

“但是。”她有点犹豫。她看着妮可的房间,我感觉那道视线就好像一条无形的线,将她们两个联系在一起,心里非常不舒服。

 

有些搞不懂。

你的这个表情,是要给谁看呢?

我才是你的恋人对吧?所以,你眼里只要有我就行了啊——。

 

原本应该已经退散的胶着情绪又像毒蛇抬头一般就势待发,请用你的吻来安抚它吧。

“亲一下就好,求你了。”

她轻轻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现在你眼帘上的那个人是谁呢?

尽管只是蜻蜓点水一样的吻,希睁眼后,眼眸里却看得出有些炽热。

这份热情,又是因为谁?

 

疑问一出,便如洪水不可收。或许我应该直接问清楚,问问她对妮可到底是怎么想的。

但是,将她的心意挖出来又能怎样呢。就算希对妮可抱有特别的情感,妮可也有恋人了。希也有我了。现在这样不就挺好的。

希的心现在可能还是向着妮可的,但我相信总有一天,她会真心地喜欢我,更甚于妮可。至于能否成真,就要看我了。所以现在这样就好了,即使希是为了忘记妮可而在利用我。

 

 

我索求她,给予她,要将所有的从前覆盖。

 

 

“绘里……那个。”

“希,我想抱你”

最初,在希的房间里进行的那件事。

“等等。”

“不等了。”

我已不再顾——

“去床上、好吧?”

“不要。”

——时间、

“绘、里……这里、不行。”

“没什么不行的。我喜欢你啊,希。”

——地点、

“希啊,你看?”

“什、么……?”

“镜子里照着我们哦。”

——和手段。

 

在客厅、在厨房、在浴室。为了留下满满的标记,我不理会地点,到处求爱。

我要让她看到这些地方就想起我,即使眼前就站着妮可。

不仅索求,我还给予。送洋装、送戒指、送耳环、送首饰。

我要在希身上留下自己的痕迹,从里到外。

一开始她还不知所措,现在已经能够笑着接受这一切了。

每当我在她耳边低语,说我爱她,她会回答说,她也爱我。

可是,还是有点空间无法填满。明明我已经在不断地给予、付出,明明心和身体的距离都已经缩小了。

 

“谢谢,咱的话,只要绘里在咱旁边就很开心了。”

“我只是做我想做的事啦。”

 

我到底想要什么?到底还有什么不够?

我想不明白,于是继续寻求答案。

然而我是越吃越饥饿,死命地挣扎,直到在泥泞中再也动弹不得。

 

 

 

 

那一天是和希约会的日子,天公却不作美,下起了雨。

我们约好在往常那个车站前面等,然而直到约定的时间,一直都提前五分钟来到的希却没有出现。再等十分钟、二十分钟,还是没见人影。打她电话也不通,这让我非常不安。难道是……事故?就算不是,希肯定也发生了什么事情。要不然,她又怎么会电话都不来一个就放我鸽子呢?

 

——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远处开始响起阵阵雷鸣,不安和焦虑让我再也无法镇定,只身冲进了雨中。

我来到了她家门口,一把伞却赫然竖在玄关门前,像个门卫一样。

“扑通、扑通、扑通”……我的心脏狂跳不已。

平时从未想过的情景跃入脑中,我摇了摇头,想将那个画面从脑袋里赶出去。

我在想什么呢?

在房子里的肯定是妮可和真姬,对吧?

如果不是,为什么……为什么非要把伞竖在那里?

 

雷声轰鸣,恶魔在细语。

——如果借着雷鸣的掩盖扭开门,就一定不会被发现。

雨点打在窗上,嘭嘭作响。趁着这杂音,我一步、又一步地走了进去。钥匙我是有的,但打破了规矩,我就只是一个侵入者。

假如是我搞错了,过后让我再怎么道歉都行。肯定是我的错,我希望是我错了。

 

我已经几乎是在祈祷了。

 

室内有些昏暗,希的房间里有动静传出。

“——”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一道闪电划过天空。

我所看到的,是妮可趴在了全裸的希身上。

“可不要告诉绘里哦。那家伙,要比你想像中更容易吃醋啊”

如果是恋人,就应该有权利冲出去、扯她下来、一顿怒骂,再给上一拳。

可是,现实是无比残酷的。

“妮可……别停下来。”

希在用那天对我说过的话、对我使过的语气引诱妮可。

 

 

——我会将我的一切都奉献给你,所以,请将你的心,交予我。

 

 

被夺去声音、悲哀地化作泡沫消失不见的人鱼,原来是我。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