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翻译】【绘希R18 扶她注意】狡猾的女友 作者:め

感谢宵夜妹妹帮忙通读了一遍。

真是老了,五千多字的文翻了两天还觉得略累。

 


标题图片信息:

のぞえり | 如意自在 [pixiv] 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41422461

请在拉下去继续阅读前确认您已满18岁且不反感扶她设定。


 

原文信息

ずるいかのじょ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3130028

作者:め

 

授权信息

参见【同人文翻译】【绘希】初吻不知味  作者:め

请勿二次转载,谢谢!


狡猾的女友

翻译:jogfi2002

 

虽然我写过很多百合工口文,写扶她却是第一次。扶她文的处女就献给绘希了,真是心满意足。
秋生日快乐!往后也请用美妙的绘希妄想给我刺激!←
(我估计肯定是因为她又觉得绘里天生就长了那玩意儿,所以就给弄成扶她系列了。)

本文在2013年12月4日的小说R-18日榜上拿到了第48位……有这么多人来浏览和标记书签,太感谢各位了(((o(*゚▽゚*)o)))
平时的我,身上不会有个像火把一样炽热的东西。我原以为很快就会没事,但那玩意儿突然出现在下半身,将仅剩的希望击了个粉碎。所谓以自身力量无法解决的问题,说的正是这种事情。

“呃、哈……希……希”

脑海中生动地还原出前几天恋人愉悦的样子,在欲望的作用下,我无师自通地上下摩擦那个地方,用小得快要听不见的声音呼唤她的名字。妄想中,我抚摸那雪白柔嫩的肌肤、凝视她娇艳又撩人的俏脸、耳边回响着令人极度销魂的娇喘。一切都那么真实,就好像她真的在我面前一样。不过不管怎么妄想,绝不能用上眼前这个不可能存在的东西。要是被希知道我想象过用这种东西和她那啥,那可糟糕了。想到这,背后生起一股寒气。问题不在于是男是女,而是,如果再进一步用上这玩意儿,便是对希的玷污,这个想法在我脑中挥之不去。其实出于自己的欲望,我已经玷污了希一回又一回,现在才这么想也挺假正经的。无论如何我也摆脱不了这种情绪,所以从三天前起,这件事情成了我一个人的秘密。
在事情发生后的这三天内,考试已经开始,我和她都很忙。两个人几乎没什么机会见面,最多就是放学后一起走,所以这件事也并没有暴露。我一直在心里祈祷,希望那玩意儿能在考试结束前消失掉。不让希知道是最好的办法,用不着费脑子去想为什么它会出现。在祈祷的同时,在每晚复习考试的空闲时间里,我还会自己处理一番。

今天是第四天。希问我,要不要去她家一起学习。放在平时,我肯定会满口答应,但今天不行。在这种时候两个人独处实在太可怕了,我那耿直的小伙伴肯定会有所反应,到时就会是不把希吃掉不罢休了。不过,反过来说,她是希,不是别人,应该能够接受我的一切,所以我心里面多少也有点期望。如果她真的能接受,我会好想好想和她合为一体,这太让人期待了,可是……一直到放学,我都在这漩涡中挣扎。也许是因为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她认为我不想去。在回去的路上,她挥着手和我说“明天见”,随之露出了眯着眼睛两个眼角垂得特别低的那种笑容。在压抑着内心的想法时,她总会这么微微地笑。看见这状况,我想都没想,立即牵起她的手说:“还是去你家吧”。刚说完她就灿烂地笑了,我又觉得非常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在我俩的事情上,我不希望她有话不说憋在心里。再怎么样你也好歹也问问为什么一直没回复啊。一旦面对的人是我,她就会显得非常软弱,连这种问题都不敢提,所以我不得不拉她一把。嗯,希望她没有发现我手心无意中渗出了汗水。

“今天呢,咱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有点空荡荡的。绘里能来真是太好了。”

希微笑着将茶端了出来。一阵体香散布在空中,我身体里的血液似乎在猛地加速运行,头脑也一片眩晕。

“绘里?”

希跑到我跟前,跪坐下来关切地看着我。她习惯在回家之后就解下衬衫的绑带,双峰之间的山谷便直接坦露了出来,短制服裙下还能窥见雪白的大腿。老实说,我已经预料到自己会很不安分。一般来说,看到希这个样子我就会开始兴奋,但不至于无法自行压制住。在欲望驱使之下,我不禁想将希推倒在地,然后粗暴地剥开她的衣服,强硬地让她成为自己的所有。冲动与理智在脑中激烈碰撞,擦出阵阵火花。就在这时,我突然晕了过去。

“……里…………绘里……”

缓缓张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并不是熟悉的自家天花板,好一会我才想起来这是在希的家里。下半身感觉暖洋洋的,非常舒服,还听见有人在小声叫我。恍惚之中,我把手伸向那个地方,然后猛地发现这并不是梦境,于是连忙坐起身。

“……那……个,希、你这是在……”
“你星锅来了吗?”

校服裙被卷了起来,之前应急买的贴身短裤也滑到了大腿上,而那个地方——就是这几天令我忧心重重的那玩意儿——正被希的舌头所爱抚,她时而舔食,时而含进嘴里。我太过惊讶,连话都说不出来。

“呃、啊……!”

事情来得太过突然,我一下子愣住了。但在下一秒钟,强烈的快感使得我忍不住整个人向后弓起来。天啊,原来做男人是这么舒服的。带着泪水低下头看看希,我发现她也抬起眼睛看我,口中被小伙伴塞得满满的,舌头在上面纠缠。一直以来,我都打心底里觉得希可爱无比,不过今天的她异常地可爱。全身的热量已经几乎都往下半身聚拢,那里却仍然在升温。

“啾噗、啾噗”,声音已经够让人兴奋了,要是再加上视觉的冲击就更加不必说。我还是忍不住下移视线,只见希那柔软的粉色双唇亲吻着小伙伴的脑袋,看起来就像在吮吸。右手几乎是在无意识中按住了希的头,无力地将那里推进她的嘴里,希望她别再吊我的胃口。待分身顶到深处后又拔出来,即将离开嘴唇时又再次推进去,如此反复。活塞运动的频率渐渐加快,我的身体也在拼命地颤抖。

“啊、啊……希、希……!”
“嗯嗯……嗯……绘、里……”
“哈、不行、要、要出来了……拔、拔出来……”
“嗯、不、不……嗯、不用的……”

嘴上虽然说要拔出来,我却是在分身顶到里面的一瞬间死命地按住了希的脑袋,欲望宣泄而出。身子像是被解放了一样,一下子变得好轻松,但心里也满是罪恶感。
咕咚一声,希吞下了我留在她嘴里的东西。我觉得非常抱歉,甚至不知道自己好不好跟她说话。脑子里闪过各种念头,我既觉得真的很高兴,又觉得无比舒爽,还觉得她非常惹人怜爱。这时,我和抬起头的希四目相接。

“绘里,问你哦……为什么不告诉我……?”

短暂的沉默之后,希歪着头用手指抚弄长在我下半身的那个东西。为什么?你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事实上,在我晕了过去毫不知情的时候,事情就变成了现在这样。虽然没导致什么不好的后果,但我就是有种内疚感,仅此而已。

“因为担心希会嫌弃我。”
“这个是怎么长出来的?”
“要是知道我就不用这么折磨自己了啊……”
“唔~世界上还会有这种事啊。应该是灵力什么的?”
“问、问题不在这吧……!?”
“反正担心也没用不是么……?咱可是好担心呢,绘里突然间倒了下去,看起来很痛苦。”
“对、对不起……”
“于是呢,咱就想啊,既然是这里难受,那咱这么帮你能不能有效果呢……不过似乎还没见效呢。”

“因为你还这样摸啊”——原本我是打算提出异议的,不过想到她毫不嫌弃地碰这玩意儿,还含进嘴里,我就觉得自己有如此爱人真是幸福。她还笑着和我说:“要是绘里不会因为长出这东西而损了身体健康,咱也不会介意的”。

“呃……啊……希、希……又来……?”
“嗯嗯……咱没做过这种事,如果觉得不太舒服,或者想咱用其他方法,要说出来哦?”
“嗯、舒、舒服倒是很舒服,刚刚你不也帮了我一次了……”
“其实啊,绘里不也经常对咱这样子嘛?难道说,你只是勉强自己的,实际上并不想?”
“怎!怎么可能!我是想才那样子抚摸的啦……”
“那就一样。”
“呃?”
“咱和你的想法一样啦。绘里,来,放松点躺着吧?”

在我躺下之后,希把遮住脸的头发拨到耳边,嘴唇再次落到下半身。既然她这么说,也只好高兴地默默接受她的服务。我拼命地忍住不叫出声来,脑子里胡乱地穿插着“真狡猾”、“弄得真舒服”之类的念头。
她笨拙地摩擦分身的根部,嘴巴含着头部舔来舔去。每一个动作都满是爱意,比起往常的缠绵,这一次被爱的感觉要强烈几十倍。当然了,平时我也能感受到希的爱,不过在这样的主动爱抚之中,我感受到她传达来的心意要比想像中强许多。稍微反省了一下,如果没长这玩意儿,说不定还体验不到这种感觉。

“……哈……嗯,希……好……舒服……”
“嗯……嗯……”

她一个劲儿地用柔软的双唇在发烫的分身那上下来回摩挲,反复地做相同的动作。
不过,如果她愿意让我……

“呃咕……希、希,停一下”
“……哈……嗯?弄痛你了吗……?”
“不是的,那个,我提个要求可以吗?”
“……啥?”
“如、如果你不觉得反感……那个、我想插进去试试……”
“……呵呵,怎么会反感呢?你终于肯跟咱提要求了。”
“诶……”
“绘里就没怎么主动跟咱要过什么啦。这一次也是,要是没被咱发现,你肯定是准备瞒过去的对不对?”
“这、这个嘛……不过,希不是更喜欢把话放在心里……”
“咦,咱也可以有话就说吗?”
“嗯,那当然。”
“……绘里这个,放到咱里面吧?”
“……可、可以吧?”
“嗯,虽说有点害怕,不过只是绘里的,咱就想要。”

希歪着脑袋小声对我说这句话时,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我慢慢坐起来,将她抱到怀里,轻轻地在那唇上啄食。嘴中的希的味道和平时有些不同,怪怪的。接吻逐渐缠绵,我迅速地将衬衫上的钮扣解开,手指的动作比起往常急迫许多,心里只想着“快一点、快一点”。
不知道希是不是明白我的心情,她抬起屁股,把内裤从裙子里脱了下来,给我省了事。在两人痴痴地相吻时,我的右手一点点地滑到了那片神秘花园里。长途跋涉后抵达到的地方黏糊糊的,带着湿气,感觉手指立马就会陷进去。只不过今天情况有所不同,得用更大的家伙插入才行。我极力按捺住激动的、蠢蠢欲试的心情,此时体内就像有只狂暴的野兽,不得不让它安分一些。
手指噗哧一声伸入泥泞的花园之中,嘴唇一旦分开,就能感觉到她吐出的甜蜜呼吸,身体变得更为燥热。她的声音、她的表情都表明她正全力爱着我。

“嗯、唔啊……绘、里……啊嗯、啊……”
“……可爱、希、好可爱”
“呃!呜、嗯嗯……啊、啊!”
我也在她耳边呻吟,两人的声音一唱一和,希也扭着柔软的身躯,花园的秘道一阵收缩。真可爱,让人好想疼爱,我心里被这样的想法所占据。一只手抱着,另一只手则是往深处进军,手指弯曲着往不同的方向摇动,在花园里勤奋开垦。如此一阵抠弄之后,手指再次伸直,开始搅动,直击那个能使她更加放声娇喘的地方。

“呃、嗯、啊啊……哈、哈……要……去了……绘里……绘里……!”
“嗯、泄给我看吧、希”
“啊……………………!”

紊乱的喘息中,希的声音断断续续,身体也夸张地扭动,额头无力地靠在了我的肩膀上。我放开一直抱着的后背,取下她头上的两个粉色的发绳放到枕边,接着用手梳理那有些乱的秀发,淡淡的希的香味掠过鼻腔。低头看了看,小伙伴完全没有要退烧的迹象。

抽出的手指又向下探去,我想着要不在插入之前再让她享受一下。希则是微微摇头,说道:

“……啊、绘里已经……忍到极限了吧……?”
“我、我没关系的啦……”
“但是、咱也没关系啦……”
“嗯……抱歉呢,希。我性子这么急,真不成样……”
“才没有。绘里可是世界上最漂亮最帅气又最可爱的人呢……你说的不对……”

希一口气说完,接着满脸通红地别过了眼睛。唉呀,狡猾,太狡猾了。真的好狡猾。连我都想偶尔这样子狡猾一下了。

“很遗憾,世界第一应该是我的女朋友。抱歉了哦?……你才是最可爱的。”

不出所料,希小声地嘀咕着“太狡猾了”,脸上的红晕变得更为明显。不过还真不知道谁更狡猾呢。

我缓缓地压到她身上,拨开头发,亲吻那雪白的肌肤。希也满脸喜悦地亲吻我的脸颊和嘴唇。她究竟给予了我多大的幸福,而我又到底能回报她多少幸福呢。

“准备好了吗?……没问题?”
“讨厌,你都问了多少遍了……人、人家好害羞啊,真没问题啦……”
“可是”
“绘里……我喜欢你,我爱你”
“……希,我也是。”

————我也好爱你。

腰身一点一点地向前推进。她皱着眉头,即使没说出来也知道,那里会挺痛的。其实我心里也有点忐忑,完全冷静不下来。同时我又想尽可能地让她舒适一些,于是握住了两只白兔揉搓。好不容易全部进入,下半身传来的快感使我本能地想要开始抽插。希环抱着我的脖子,泪水盈满了眼眶。按捺住下身的冲动,我凑到爱人的耳边,将刚才心里那句话小声地说了出来:

“…………我也好爱你啊。”

希点了点头,幸福的笑容在她脸上绽放。在她的感染下,想必我也是一脸幸福的样子吧。

“哈……呃、哈……希、希……”
“唔、呜……呃……嗯……绘、里……”
“痛吗?……哈、啊……”
“不、不痛、啦……啊……你随便动、就好……?”
“嗯……”

希体内的温度不断攀升,眼见她因性兴奋而流出了泪水,我的腰也愈发地停不下来。
“滋、滋、滋噗”,我用力把分身往上送,带出了一阵又一阵平时不会有的稍微有些低沉的声音。她将我们握着的手拉到嘴边,全身随着我的动作摆动。眼前的希真是美丽得惊为天人。我已完全被欲望所支配,忘我地将脸埋进那汹涌的波涛里,找到小豆豆含进嘴中。

“啊、啊……呃、不要、不行……!绘、绘里、慢着……!要、要去……啊!啊啊啊啊……!”
“呃、咕……抱、抱歉、希……啊、停、停不下来了……”
“呃啊……呜、啊……啊、不、不行了……呃……嗯嗯”
“啊、啊……希、希……”
“呃——————!!!”
“……呼、抱、抱歉呢……啊、还……还要、坚持……”

在一同登顶的途中,由于原本就是容易泄身的体质,希的身子激烈地扭动了好多次,随之而来是花园秘道变得像只握紧的手一样,给了我极大的刺激。估计自己快要到达极限,我不由得加快了抽动的速度。我正想将分身拔出来,希的双腿却盘在了我的腰上,于是欲望直接宣泄在她的身体之中了。

“啊……呼…………”
“哈、哈啊……嗯嗯……”
“啊……希、希、里面……”
“别……先、别拔出来……”
“呃、可是……”
“绘里……亲我好吗?”
“希、希……”
“嗯嗯、唔……”

现在的心情难以形容,“幸福”、“高兴”之类的词都显得分量不足。她接纳了我的一切,而且还主动要求我给予更多。脑子里一片空白,我只是一次又一次地啄食她的嘴唇。

“好幸福啊……”
“那、那个,希……我也觉得好幸福,不过再保持这个姿势恐怕……”
“……绘里,好有精力呢?”
“还、还不是因为你……!”
“如果你对咱这么有感觉,那就来呗,呵呵。”
“……真是狡猾啊。”
“诶?”
“没什么……。再来一次,好吗?”
“可以喔……要我在上面吗?”
“……!”

狡猾,好狡猾。她这么诱惑我,今晚根本没法复习。然后,我抬头看着她,那脸蛋像个红苹果似的。

【同人文翻译】【绘希R18】让你知道什么是最甜蜜的吻 作者:め

标题图片信息:

ラプンツェルとシンデレラ | kuroki@あなラブ坂-27 [pixiv] 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43717739

请在拉下去继续阅读前确认您已满18岁。


 

原文信息

最高に甘いキスを教えてあげる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3022661

作者:め

 

授权信息

参见【同人文翻译】【绘希】初吻不知味  作者:め

请勿二次转载,谢谢!


让你知道什么是最甜蜜的吻

翻译:jogfi2002

 

“希……希……”

宁静的校园。我呼唤着所爱之人的名字,声音响彻在锁上了门的学生会活动室之中。叫声太过竭斯底里,根本不像是自己的声音,我甚至觉得难听而想把耳朵塞住。

“绘里…啊……”

西装夹克被随手一脱,滑到地面成了一团。顾不上解开缎带,我的手几乎是直接扯开了白色衬衫上的钮扣。展现在眼前的是没有见过的前扣式,稍作迟疑后,我还是用颤抖的手指打开了扣子,顺着欲望将头埋了下去。希则是紧紧抱住我的头,嘴里缓缓地叫着我的名字。我喜欢她这样子。不对,应该说这样子的她我也喜欢。

我稍微抬起头,视线很快又回到了希的胸部上。在户外课堂(译注1)和修学旅行中,我曾见过无数次、脑子里回想过无数次,实在是想好好摸一摸。懦弱如我,现在真正碰到之后,手指却比刚才抖得更厉害了。那对酥胸雪白而柔软,只要按下去就会一下子改变形状——原来抚摸喜欢的人是这么可怕的。

“希……”

“绘里……不要这样盯着看啦……。咱、咱没做过这种事的,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其实、其实我还有更喜欢的……内衣……的”

她的一双祖母绿的眼瞳有些许湿润,白嫩的脸上也泛起了红晕。我不住地低吟,使得原已很干燥的喉咙变得更为干燥。为什么你这么惹人怜爱,为什么……

“……好可爱。”

这一个词是不足以表达我的心情的,但我找不到一个能够确切地表达心意的词语,日语真是难。
手掌轻抚她的脸颊,我对着那水灵灵的嘴唇亲了下去——这样子或许能将我的心意传递过去。在感觉到紧闭的双唇张开了一丝缝隙后,炽热的舌头立即送入,和那边的短兵相接。搭在我肩膀上的手打了个激灵,能感觉到她正表现出些许的抗拒。但我根本没空去管,只顾紧紧追逐着逃开的舌头,然后就是逮住她、纠缠她。每次这么做,腰身那里都会打冷颤。在我想着希是不是也会有这样的感觉时,她主动伸出了舌头与我缠绵。我自然是觉得无比喜悦,脸上的肌肉不由得放松了下来,在舌头继续探索的同时,右手也轻柔地抚摸胸部。

“嗯……!”

就在这时,希的身体突然僵了一下,还伴随着一声之前从未听过的呻吟。于是我活动起手掌,让硬硬的小豆豆在手心磨旋。希的肩膀跟随着我手部的动作起伏,看起来她觉得相当舒服。虽然同为女性,有着同样的身体,在这方面的表现却完全不同。也许我们原本就不一样,正是这种差别,令我如此想要得到她。
我想听到更多销魂的娇喘、看到那会将人融化的眼瞳,于是我放开她的唇,直接吻上了一颗豆子。一直都是在接吻中尽情享受希的味道,这次我的双唇想要品尝一下其他地方。太美了,完全无法自已。“啾、啾”的吮吸听着有些羞耻,不过就连声音也能给予希刺激,她摇着脑袋,一脸“不要这样”的表情。但我明白,她的“不要”并不是真的不想要,也没到讨厌我这么做的程度。丰硕的乳房只须轻轻一碰,就会像布丁一样展现出其极为良好的弹性,这无论在视觉还是触觉上对我来说都有巨大的冲击。看着两颗粉嫩的豆豆都沾满了自己的唾液,一股热流忽然涌入小腹。我开始揉搓那对胸部,同时用手指挟住豆豆。

“呃、嗯……呜……”

眼前的希正用力紧闭双眼、微微颤抖的指头捂住了嘴巴。这样子的她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她。这样子的她,我从未见过。我想了解更多,来吧,毫无保留地展现给我吧。
希的颈部上已渗出一层薄薄的汗水,我失了神似地扑上去使劲吮吸。“痛……”,虽然听到她这么说,但无论如何我也要留下一个看得见的、说明她已成为我的人的证据。我忍耐得太久了,现在这个情景每一天都会浮现在脑中,然后又被我抹去,如此重复。也许是意识到可以不必再忍,我瞬间就放肆起来。

“……下好了……”
“嗯……这……会很显眼吧……”
“抱歉……”
“没事啦,怎么跟大家解释就交给绘里喽?”
“……我会考虑的”

“绘里……”
“……”
“别这样的表情啦,咱都说了没关系的。”
“但是,我是想更加珍视你的……”
“咱明白的,咱知道绘里是个这样的人,这世界上最喜欢的就是你啦。”
“希……”
“……咱其实……也想绘里你要……的”
“嗯……谢谢你,希。”

她一脸害羞地小声将这句话一点点说出口,这是只给我一个人听的最甜蜜的话语。
我将手伸进裙摆之中,抚摸那柔嫩又光滑的大腿。希的两腿互相夹着,有些焦虑地轻轻蠕动。四目相对,我想要吻她,在脸凑近时她也闭上了眼睛。一边含着柔软的嘴唇,我一边隔着内裤揉弄那片秘密花园。时节分明已经将近冬季,包裹着我们两人的空气却炽热无比,就像还在夏天,热得让人难以忍受。当我触碰那个格外温热的地方,希全身都在不安份地扭动,还睁大了眼睛抬头看着我——美极了。现在被我按在身下的不是可爱的女孩,而是一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

“希……好厉害……”
“那里……好热嗯……”

手指滑进内裤,在被索求与索求之中渐渐前进。指头上沾满了蜜汁,湿热湿热的,让我有种手指要被融化了的错觉。接着,我由下而上滑动,缓慢地按摩那个地方。希则是比刚才叫得更大声了一些。

“啊嗯……不、不可以……”
“希这个地方根本没说不行呢”
“绘、理……才、不是的、不要捉弄我啦……”
“说吧,希,我想听你亲口说出来。”
“……唔~”
“希……”
“快……进来……”
“……真可爱啊。可能会有点痛,忍一忍哦。”

虽说我觉得会痛,但希的花园已经泛滥得惊人了。大量的粘稠蜜汁似乎要将我的手指一起卷进去。蜜壶里很温热,摸起来软软的,在这触感的刺激下,一阵兴奋和幸福感像电流一般闪过我的脊骨。我身体的一部分进入到了希的身体中,在我的挑逗之下,爱人的身子在不停地扭动。

“希……痛吗……?”
“啊……绘、里……咱……我可是、第一次哦……?呃、啊……真、真的、嗯……想、想和绘里……那个……就自己……”
“呵呵,自己……?”

于是,在发现自己将我没有问过的害臊的事也说出口后,希的脸立马是一片潮红,眼睛也别开了。这段自白在我听来,自然是觉得欣喜若狂。希那里动了一下,丢下一句“不理你了”之后就用手臂遮住了脸。
机会难得,再让我好好看一看。想到这,我轻轻动了下希体内的手指。以前在因为紧张而神经绷紧时,希总是用她的温柔使我放松下来。现在我们之间也满是柔情蜜意。我心里仔仔细细地体会到,在这种气氛之中和深爱的人进行初次亲密接触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在安静的学生会活动室里,只听见爱人的娇喘和令人陶醉的水声。你是多么的美丽、多么的温柔啊。
随着我手指的动作,希的蜜壶里流出的爱液也发出了一阵阵声音。

“啊、嗯……绘里……绘、里……唔、嗯……”

希的双手举在半空,漫无目的地挥舞了几下后抱住了我的头。两人之间的距离迅速拉近,继续在希体内深处探索的手指更使她快感如潮。她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有些扭曲,带着泪花的眼瞳中可以看见我的影子,她还不停地叫唤我的名字。

“希……哈……”

忘我地寻找。找到那个我认为是正确的部位后,手指加快了爱抚的速度,并用力揉捏。停不下来,希已经快呼吸不过来了,但我停不下来。

“哈、啊……!咱……要不行了、嗯……绘里、要、要……要去了……啊、啊……不……嗯、呃……绘、里……!”

蜜壶里急剧收缩,紧紧地夹住了我的手指。希的两条手臂也无力地从我的脑袋滑落到了桌子上。

在希恢复平静之前,我什么都没做,只是看着她。与那半眯着的眼睛视线相交时,原本已经下垂的眼角更是弯了下去,同时希露出了无比温存的笑容。看到这笑容,我的眼泪突然掉了下来。

“绘里……?”
“不是的,我是觉得太幸福了……对不起,很快就好的了……”
“傻瓜蛋,想哭就哭吧,没关系的啦。”
“唔……”

很久很久以前,祖母给我念过一本图画书,里面有我最喜欢的故事,而我却一直想不起来书的名字叫什么,直到现在。不过我记得,那本图画书可以让我有种像现在这样的温暖而又幸福的感觉。隔了这么多年,小时候读的还能马上回忆起来,这本书对于我来说真是非常宝贵。而希更为宝贵,她所能给予我的,是随着时间推移每一天都不一样的幸福,而不是图画书里那种早已写好的幸福。

“希……喜欢你哦。”
“咱也好喜欢你……”

我考虑着如何解释散落一地的文件以及在希脖子上种的草莓,一面又给她送去了那个甜蜜的吻。

译注1:户外课堂,原文为「移動教室」,是日本中小学校授课的其中一环。例如,在社会学科中,学生们会走出教室,到消防局、自来水处理场或博物馆之类的地方进行实地观察学习。除了社会学科外,理科、小学低年级的生活科也同样会进行到校外观察、体验的学习活动。(以上简介引自http://ja.wikipedia.org/wiki/%E4%BF%AE%E5%AD%A6%E6%97%85%E8%A1%8C)

【同人文翻译】【绘希】初吻不知味 作者:め

原文信息

ファーストキスは味の分からないものでした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3096382

作者:め

 

授权信息

permission

请勿二次转载,谢谢!


翻译:jogfi2002

对于我来说,家庭教师并不是必要的,但我想有个人说说话。于是我故意考差了。不出所料,之后家里很快就来了一名家教。

这人说话好奇怪——当时我就这么想的。不过,甜得入心的声音和笑容使我马上对她产生了好感。那一双大腿和我的不太一样,看起来非常柔软,每次她将一条腿叠到另一条腿上,我都能听见肉与肉碰撞的声音。有好多好多次,老师的手指碰到了我握着笔的手。而我因此分心了,她也应该是十分清楚的——“抱歉呢”,她显得很不好意思,眼角也垂了下来。接着,她凑过头来看我,一股成熟女性的香味随之扑鼻而来。通过白色衬衫被撑开的地方,还能看见那雄伟的山谷。我要是一个青春期的“男孩”,估计早已将她按到自己的床上好好发泄一番了。不过很遗憾,我是一个“女孩”,老师也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心里会萌生出这样的感情。那时候,我已经非常非常喜欢她了。她是我的初恋。

“小绘里,还好吗?”

“……嗯,挺好的哦。老师呢?”

“咱呀,因为见不到绘里,觉得心里有些空空的呢。”

“又开玩笑了。”

“唉呀,真过分,咱可是说真的哦?”

“那么……”

“嗯?”

“那就请你表情再寂寞一些啦。”

“这样?”

每隔半年,老师都会因为大学的考试而暂时放下家教的工作,于是我们有一小段时间无法见面。只不过,这种痛苦也将要结束,因为这次的考试将会是最后一回,我马上就要高中毕业了。很快就要和她离别,我终于可以从这份苦涩的思念中解放出来。

——然而,她却……

她却。

 

她竟然眯着那对有祖母绿瞳孔的双眼,注视着我故意拧住的眉毛和撇起的嘴角。

 

“我装出来的。”

“呵呵,果然啊?”

“你好像不太会演戏啊。”

“小绘里很会?”

“至少能够藏住心里话。”

“是嘛?”

“在这三年之中,我可是一直都对老师……”

“慢着,别,不要说出来。”

 

既将冲口而出的话语硬是被按了回去,那些字句化作叹息破碎在半空,碎片四下散落不住地作响。我头脑一片混乱,只知道拼命地将满地的碎片捡起来。不要丢、不要丢,一片都不要丢,要一直一直留在这。我所珍惜的宝物啊,求你不要走。我多么想守护你,用这双手、守护你。与此同时,我又想用这双手把你全部打乱。

老师缓缓地将手掌盖到我的手心上,泪水在两只手之间渐渐被皮肤所吸收。这我才注意到,自己的眼泪正刷刷地往下掉——我在哭啊。好难看,好难堪,一点都不聪明,一点都不可爱,我不是绚濑绘里,我明明只是喜欢你而已。

 

“再怎么说,我也是有作为年长者的骄傲的哦?”

“诶?”

“小绘里呀,这次考试结束之后……可以……成为咱的恋人么”

“……”

“咱呐,是很明白的,绘里头脑好得很,其实并不需要咱。可是,无论如何咱都想留在你身边,所以就装糊涂。咱真是最差劲了,对吧。抱歉,真的,很抱歉啊。”

 

老师一直低着头,我能感觉到她那只手有些颤抖。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老师这个样子。

 

“……好差劲呢。”

“……对不起……”

“但是,应该说是我即使欺骗也想留在老师身边。你不要道歉,请收起那些对不起,将刚才那句话再和我说一次。”

“……嗯,我会好好说的。”

“咱喜欢绘里。真的非常喜欢。咱没什么年长的样子,可能还让绘里为难了。可是,咱就是喜欢……”

不管怎样都好,现在的我感觉太过幸福了,以至于有个念头——自己到人世间走一回为的就是这一瞬间。

“我也,喜欢老师你。”

 

在初次碰触的嘴唇上,我尝到了老师的口红的味道。至于口红里到底用了什么香料,已经不是我那恍恍惚惚的脑袋所能够想出来的了。

 

梦于你的枕边,柔情乃是你心,欲望寄于你的肌肤之上,幸福就是和你在一起。

 

看着吧,从今天起,我要为你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