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黑塞小诗《阶段》自译,出自素晴的考据(09.02修改)

校对素晴时又蛋疼了一下,搞了这个考据和翻译……

ScreenShotB1619


NETA注释

“……我们应当快活地走过一个又一个地方”
从这里开始,到“那么,我的心啊,来告别吧!愿你多珍重!”,均为引用黑塞最后一篇长篇小说《玻璃球游戏》中,主人公于学生时代写下的一篇名为《阶段》的诗。由于游戏引用的那部分跟中译版出入有点大(咱没能力去看黑塞的原文了),这里稍微做点考据,并且按照日版原文来翻译一遍。而且对照着英译和日译版,中译版的“我们决不拘泥于哪一种乡土观念”这一句话的翻译是有问题的。

其中主人公回忆当年写下这首诗的事情时的段落如下:

“从手稿上可以明显地看出诗歌的标题早在全诗诞生之前就已写下了,原本是全诗的第一行。诗句用奔放的大字写在了第一页开头,十分醒目:《超越!》后来,在完全不同的时期,在另一种心情和生活景况下,诗歌的标题连同附加的惊叹号都被划掉了,而替换成另一个以较小字体、较细笔触写下的较为谦逊的标题:《阶段》。
克乃西特现在想起了自己当年如何在热情奔放中挥笔写下‘超越!’一词的,他再次感受到了往日的豪气,诗歌是一个号召,一个命令,一种自我鞭策,一个新形成的壮大自己的决心,他的行动和生命将在这一前提下前进,超越,坚定而愉快地跨越一切前进,然后又把每一个空间、每一段路程都抛在后面。克乃西特好似耳语般地吟出了诗中的一节:我们快活地穿越一个又一个空间,我们决不拘泥于哪一种乡土观念,宇宙精神使我们不受拘束,它要我们向高处不断腾升。”
网上找到的中译版如下:

阶 段

如同鲜花凋萎,
青春会变老,
生命的每个阶段都曾鲜花怒放,
每一智慧,
每一德行都曾闪耀光彩,
却不能够永恒存在。

我们的心必须听从生命的召唤,
时刻准备送旧迎新,
毫不哀伤地勇敢奉献自己,
为了另一项全新职责。
每一种开端都蕴含魔术力量,
它将保护我们,
帮助我们生存。

我们快活地穿越一个又一个空间,
我们决不拘泥于哪一种乡土观念,
宇宙精神使我们不受拘束,
它鼓舞我们向上攀登,
向远处前行。

当我们的生命旅程稍稍安定,
舒适生活便使意志松懈,
唯有时刻准备启程的人,
才能够克服懒惰的习性。
也许在我们临终时刻,
还会被送进全新的领域,
生活的召唤真正永无穷尽……

来吧,我的心,
让我们快活告别!
游戏中引用的是日版中的诗。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这篇读后感:http://blog.goo.ne.jp/kazuhiro-intensive/e/018c93cfeef74fe7326752bb35c9347d

段階

どんな花もしおれ、どんな青春も
老いに席を譲り、人生のどの段階も、
どの知恵も、どの美徳も、
それぞれの時に花咲いて永遠に続くことは許されない。
心は生の呼びかけを聞くごとに、
別れと新しい開始の覚悟をし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勇気をもって、悲しむことなく、
別の新たな結びつきに身をゆだねるために。
そしてどの始まりにも魔力が宿っていて、
それが私たちを守り、生きることを助けてくれる。

私たちは朗らかに場所を次から次へと通り抜けるべきである。
どんな場所にも故郷のように執着してはならない。
世界精神は私たちを縛りせばめようとはしない。
世界精神は私たちを一段一段と高め、広げようとする。
私たちがある生活圏に住みついて、
そこになじもうとすると、すぐに弛緩が脅かす。
出発と旅の心構えのある人のみが、
麻痺させる慣れから身をもぎ離すことができる。

あるいは死の時もなお、私たちを新たな場所へと
若々しく送ることがあるかもしれない。
私たちへの生の呼びかけは決して終わるまい??????
それならよし、心よ、別れを告げよ、そしてすこやかなれ!
英译版:

Stages

As every flower fades and as all youth
Departs, so life at every stage,
So every virtue, so our grasp of truth,
Blooms in its day and may not last forever.
Since life may summon us at every age
Be ready, heart, for parting, new endeavor,
Be ready bravely and without remorse
To find new light that old ties cannot give.
In all beginnings dwells a magic force
For guarding us and helping us to live.
Serenely let us move to distant places
And let no sentiments of home detain us.
The Cosmic Spirit seeks not to restrain us
But lifts us stage by stage to wider spaces.
If we accept a home of our own making,
Familiar habit makes for indolence.
We must prepare for parting and leave-taking
Or else remain the slaves of permanence.
Even the hour of our death may send
Us speeding on to fresh and newer spaces,
And life may summon us to newer races.
So be it, heart: bid farewell without end.
自己的渣译版,参照三种语言的翻译得出的,敬请斧正:
阶段

花开又花谢,青春的鸟儿不归来,
纵有百般美德,万般智才,
也不可能永远绽放光彩。
听见“生”对我们的呼喊,
心便要做好离别与启程的准备。
鼓起勇气,莫要悲伤,
在新的旅途上寻找更多景象!
不管是何种开端,都有着一种魔力,
魔力会把我们守护,帮助我们生存下去!

我们理应满载欢声笑语,走过一个又一个地方,
任何地方都不该像故乡那般让我们留恋。
世界精神并不是要将我们束缚起来,
世界精神是在鼓舞我们不断走得更高,看得更远。
一旦适应某种生活,我们的意志便很快会松懈,
只有那时刻准备着出门远行的人,
才能从麻痹人心的惰性中脱身离开。
甚至在死亡将要到来之时,
或许我们还会带着朝气,被送进新的领域,
——生命向我们发出的呐喊永无穷尽。

若是如此,我的心啊,来告别吧!
望君多珍重!

重新修改完毕……感谢各位提过意见的朋友

阶段

花儿会凋谢,
青春不常在,
无论有多少美德,多少才智,
都不会永远绽放光彩。

心要准备好离别与启程,
生命会随时向我们呼喊。
怀抱勇气,抛却悲伤,
追寻崭新邂逅中的无穷光辉。
一切的开端都有着魔力,
这力量会守护我们,
帮助我们生存下去!

我们应当快活地走过一个又一个地方,
没有什么能像故乡那样让我们留恋。
世界精神不是要束缚我们,
它在鼓舞我们走得更高,看得更远。
一旦适应某种生活,
我们的意志很快就会松懈,
只有时刻准备出门远行的人,
才能摆脱麻痹人心的惰性。

甚至在死亡将要到来之时,
或许我们还会带着朝气,
被送进新的领域。
——生命向我们发出的呐喊永无穷尽。

那么,我的心啊,来告别吧!
愿你多珍重!

 


 

世界精神
Weltgeist

19世纪德国古典哲学家G.W.F.黑格尔在其历史哲学中使用的一个概念。又译“宇宙精神”。它同“绝对理念”、“绝对精神”和“世界理性”等概念有相同的意思,都指宇宙整体的本质,但在解释其发展的不同阶段时又有各不相同的特定含义。在《历史哲学讲演录》中,黑格尔把“世界精神”看作是决定一切社会现象和人类历史过程的东西,是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基础和决定力量。而人类历史则是世界精神借以揭示自己的场所,是世界精神发展和实现的过程。这样一来,世界精神便成为世界历史的最高主宰和创造主;而世界历史则成为世界精神的发展史。所以恩格斯说,在黑格尔那里,“创世说往往采取了比在基督教那里还要混乱而荒唐的形式”。
黑格尔把人看作是“世界精神的实体性事业的活的工具”,把伟大人物看作是“世界精神的代理人”。例如,他把拿破仑称为骑在马背上的“世界灵魂”。黑格尔把各个时代的各个民族也看作是世界精神用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返回自身所必需的手段和工具。
黑格尔的世界精神虽然极其神秘,在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仿佛起着万能上帝的作用,但它包含有理性、自由、平等这些资产阶级革命的思想。
(侯鸿勋)

「流行り神1」数据库资料翻译 File No.002 “红色蜡笔”

2529052665762183273

 

ある夫婦が中古物件を購入する。

ある日、夫が廊下を歩いていると、そこに

赤いクレヨンが落ちているのを見つけた。

どうしてこんなところにクレヨンが——と

不思議に思ったものの、それほど気にはせず

夫はクレヨンをゴミ箱に捨てた。 继续阅读「流行り神1」数据库资料翻译 File No.002 “红色蜡笔”

「流行り神1」数据库资料翻译 File No.001 “蓝血”

103301316469747623

 

スペインやイタリアでは貴族のことを「青い血」と呼び、

混じりけの無い高潔な家系を表す言葉として

使われているが、ここではそれは全く関係ない。

继续阅读「流行り神1」数据库资料翻译 File No.001 “蓝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