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大鼻子情圣》(西哈诺·德·贝热拉克)摘录及感想


副标题:《西哈诺·德·贝热拉克》
作者:埃德蒙·罗斯丹
译者:王文融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年:2009-6
页数:151
定价:11.00元
装帧:大32开
ISBN:9787020066940


子爵:没人?……慢着!我去挖苦挖苦他!——(走到正望着他的西哈诺面前,摆出一副自命不凡的架势)您……您的……鼻子……很……很大。

西哈诺:(一本正经地)很大。

子爵:(笑)哈哈!

西哈诺:(镇定地)就这句话吗?……

子爵:怎么……

西哈诺:啊!不行!这不大够吧,年轻人!您可以说……啊!天哪!……变幻不同的口气,可以有许多种说法,比如——挑衅的:“先生,假如我有这么个鼻子,我马上就把它割掉!”友善的:“喝酒的时候,它大概会浸泡在杯子里!去定做一只有盖儿的高脚杯吧!”描述性的:“这是一块岩石!……一座山峰!……一个海角!……哪儿是海角呀!……是半岛!”好奇的:“这个椭圆形的皮囊是做什么用的?先生,是文具盒呢,还是剪刀匣子?”优雅的:“您是爱护小鸟吧?竟至于慈爱地伸出这个架子让它们歇息?”粗野的:“啊!先生,您抽烟时鼻子冒出烟来,邻居看了岂不要大叫:隔壁的烟囱失火了!”关切的:“您留点神啊,头重脚轻会跌跤的呀!”温存的:“给它配把小阳伞吧,免得被太阳晒褪色!”学究的:“先生,大概只有阿里斯托芬所说的马头鼠尾驼峰的四不像,才会在额头下一堆骨头上长这么多肉吧?”唐突的:“怎么,朋友,现在流行这种钩子吗?拿来挂帽子倒挺方便的!”夸张的:“偌大的鼻子,除了又干又寒的烈风,没有风能叫它整个伤风!”戏剧化的:“它一流血,必成红海!”赞赏的:“对卖香水的,是多棒的一块招牌!”抒情的:“这是海螺壳吗?您可是半人半鱼的小神?”天真的:“这座纪念碑,我们什么时候去参观?”恭敬的:“先生,请受我一拜,这才叫在好地段开一家名店呢!”村俗的:“哈!这是鼻子?别骗人啦!它不是大萝卜,就是小西瓜!”军人的:“炮口瞄准骑兵队,开炮!”实用的:“您愿意拿它抽奖吗,先生?它一定是头奖!”最后,戏仿皮拉姆,呜咽着说:“就是这只鼻子,毁了主人的相貌。这叛徒,它为此脸红害臊!”——亲爱的,假如您有一点文学修养和一点机智,您大致可以把这些话对我说一说。但是,说到机智,您这最大的可怜虫绝无一丁点儿。至于文学修养,您只认识两个字:蠢——材!再说,即时您有足够的创造力,敢在大庭广众面前妙语如珠地取笑我,我也不容您说一言半语,因为我可以有声有色地自嘲,却不许别人代劳!

这段真是太赞啦!!西哈诺的才气、傲气和帅气都表现得淋漓尽致,非常痛快!
……

西哈诺:(上下打量他,把手放在他的肩头)果然长得帅,混球!

克里斯蒂安:您不知道,先生,我对您是多么钦佩!

西哈诺:可是刚才您那些鼻子……

克里斯蒂安:我全部收回!

噗,看到那句“果然长得帅,混球!”,差点在图书馆里笑出声来了……真是有意思的一段。不过接下来西哈诺就准备帮克里斯蒂安追求他表妹了,有点无法理解。是知道自己因为外表不可能取悦表妹所以帮助表妹所喜欢的人?这样的爱也太伟大了……
……

西哈诺:我们这种人的口袋里,随时都有几封给梦中情人的信。我们的情人不过是随便借个名字,用幻想吹出来的肥皂泡!……把信拿去吧,你可以假戏真做。我本来是无病呻吟,漫无目的地吐露爱情,现在这些飘泊无定的鸟儿有地方栖自习了。你可以从信里看出来——拿去吧!——由于不是出自真心,话就说得格外动听!——拿去吧,就这么办!

这大概是该剧最为出名的一段话了?从翻译来看,有押韵有对称,正是西哈诺诗人的风格。此外还有激情——“拿去吧!”,这让人不禁想跟着主人公重复这几句话,他那种不知是兴奋还是失落的复杂感觉也随之传递到读者心中。
……

西哈诺:是啊,我一辈子都在幕后给人提词,然后被人遗忘!(对罗克桑娜)您还记得克里斯蒂安在阳台下跟您说话的那个夜晚吗?唉!那就是我一生的写照:别人爬上去采访撷荣耀之吻,我却待在下面的黑影里!这很公平,我在自己的坟墓门口依然称许:莫里哀有才气,克里斯蒂安长得俊!(这时,小教堂的钟声响了,修女们穿过舞台后方的小径去做晚祷)她们的钟响了,让她们去祈祷吧!

……

罗克桑娜:是我害了您!是我!是我!

西哈诺:您?……恰恰相反!我从未领略过女性的温柔。我母亲嫌我长得不好看。我没有姐妹。后来,我畏惧情人嘲弄的目光。多亏您,我至少还有一位女性朋友,多亏您,我生命中闪过一位女子的倩影。

在看这一段的时候,心情颇为复杂,又觉得很伤感。虽说西哈诺一生过得相当风光,并且受多数人的尊敬、爱戴,可是他却从来没有收获过一份像样的爱情。如他自嘲般地说道:“我从未领略过女性的温柔”。女性的温柔总是让男性痴迷,付出许多可能只为搏红颜一笑,但男人们却从来都不觉得这无谓。爱情是什么?这已是无数的人、无数的作品都试图探讨的话题和表达的内容。哈西诺对表妹的爱自不用说,非常的热烈且纯洁,至死不渝。可是作者却安排给他这么一个有些悲惨的命运,让他在临终前才能光明正大地向心爱的人尽情吐露爱的话语。不得不说,这让人很是动容,为哈西诺叹息。
与西班牙人一战后,哈西诺十五年如一日地守在罗克桑娜身边,即使在这十五年中,她的心仍然不在他的身上。要是没有爱,他又如何能够忍受这一切,如何能够一直候着她?或许能说是不幸中的万幸,在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刻,罗克桑娜终于终于明白了真相,知道那些信、那些话语中的热情究竟发自于谁的真心。但也已经晚了,哈西诺的另一位女友——死神即将来临。全剧也在他那句激昂的“我帽子上的羽毛!”中拉下帷幕。
他是斗士,是诗人,是情圣,他是任何人物。至死他还没有丢掉他的激情和自尊,哈西诺从头到尾都是那个哈西诺。
……

西哈诺:我觉得她在看……她竟敢看我的鼻子,这个塌鼻子死神。(举剑)你们说什么?……这没有用?……我知道!可是人不是有胜利的希望才作战的,不!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这才更漂亮!——这一大堆是什么人呀?——有一千个?啊!我认出来了,都是我的宿敌!“谎言”?(朝空中挥剑)嘿嘿!——哈哈!“妥协”、“偏见”、“懦弱”!……(挥剑)要我让步吗?不!绝不!——啊!你也在这里,“愚蠢”!——我知道你们最后一定会把我打倒,我不在乎:我还是打!还是打!还是打!(把剑舞得似购车一般,然后气喘吁吁地停下来)是的,你们抢走我的一切,桂冠和玫瑰!尽管抢吧!但有一样东西,你们只好任凭我今晚带进天堂,我一行礼就把蔚蓝的入口清扫得纤尘不染,这件东西没有一丝皱褶,没有一个污点,你们只好任凭我把它带走,(高举着剑向前冲)那就是……(剑从他手中掉落,他摇晃着身子,跌入勒布雷和拉格诺的怀中。)

罗克桑娜:(俯身吻他的前额)是什么?……

西哈诺:(睁开眼睛,认出了她,冲她微笑)我帽子上的羽毛!

(注:帽上的羽饰可以引申为“骁勇”、“威风”之意)

One thought on “[旧文]《大鼻子情圣》(西哈诺·德·贝热拉克)摘录及感想”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