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同人文翻译】【妮姬&绘希】umbrella 5(完结篇)作者:とむじん

原文信息
 

umbrella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4062450
 
作者:とむじん
 
请勿二次转载,谢谢!
 


 

umbrella 5

翻译:jogfi2002
 
绘里看见了趴在希身上的妮可,然后冲到了外面的雨幕之中……。
 
绘里×(希=同居=妮可)×真姬。
umbrella之中纠缠着各种各样的情感。这是最后一篇。
 
 
-绘里-
 
要是在那心脏插上一刀,任由鲜血溅到我身上,一切会不会回到最初呢?
我已经回不到遇到希之前的那个我了。
 
去了什么地方、怎么走过去的,都已不记得。不对,我肯定是跑着去的。因为我全身湿透,虽然打着伞。
下水道里的水一直在往外冒,看起来就像潮起又潮落的大海一样。来到路口,我忽然停下了脚步。海的对岸,静静地伫立着一位和我一样湿漉漉的女性,连伞都没打。
远远望去就能看见那鲜血般的赤红,是她。
“西木野、真姬小姐?”
她抬起头,笑了。
“你是,绚濑绘里是吧?”
 
她是我恋人的同居者的恋人,我们第一次相见。
难道她也是出来约会却被爽约了?
心里对她萌生出怜悯和憎恶,但最强烈的是一种奇妙的同病相怜。
 
“你,没带伞吗?”
 
这是希第一次和我讲话那天所说的。
不过她的回答却带着抗拒。
 
“用不着什么雨伞了。”
 
递出的伞就这么竖在了两个人中间,将我们分在两边。
指示灯再次转绿,她迈起步子向前走。
她的背影似乎在传达一个信息:“我和你不一样”。
 
“真姬,你不妒嫉她们吗?”
 
即使我们都在雨中,她回答的声音仍然听得非常清楚。
 
“妒嫉啊……好久之前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她又笑了,像一朵在泡沫中摇曳的花,一朵既坚强又脆弱的美丽的花。
 
你到底知道多少?为什么你能这么坚强?你真的喜欢妮可吗?
有好多东西想问。只不过,我大概得不到真正想要的答案。再说,如果不是自己去找到的,也没有什么意义。
再怎么逃避,再怎么假装没看见,矢泽妮可她也不会消失。我一直在嫉妒她,这是一种丑陋的情绪。但这种情绪的根源是对希的爱情,我从未试过对一个人爱得如此深。也从未对一个人恨得这么深……。
希改变了我,一切都无法回头了。所以,我决定了。
“妮可,明天我有话找你说。”
——这句话,就像是下了决斗书。
 
 

 
 
“希呢?”
“出去了,没那么快回来,放心好了。那么,你有什么要说的啊?”
明明都发生了那种事,妮可的态度却一如往常。这是否意味着她们一直这样?
我努力控制住颤抖的拳头。
“我就单刀直入吧,你和希到底什么关系?”
“说啥呢,又在嫉妒?你不是知道的吗,非常要好的朋友,一起住。就这样子。”
一如既往的说法,不过今天听着特别令人恼火。
“妮可你敢说自己从来没有对希有过恋爱情感吗?”
“敢啊。”
 
回答得毫不犹豫。为何你能这么轻松地说出这种来话啊?
 
“你今天有点冲啊。”
她的声音里透露出些许不耐烦。有如共鸣一般,我的声音也因为怒火而随之颤抖起来。
“昨天我看见了……妮可趴在裸体、的希身上”
听见我的话,她睁开了眼睛,我也觉得自己终于能够站在同一个台阶上和她对峙了。
“那是误解!希发烧了,我只是在给她擦汗。”
十分正当的说辞。脑子不知怎的就冷静了一点,可是冲口而出的话却将真实的情绪原原本本地反映了出来。
“那你为什么要把伞靠在那里啊!!”
“伞……”
“无话可说了吧……”
“不”
 
 
“这样吧,妮可。我换个问法。你真的没注意到希的心意?”
 
这是我最想问的一句话,
也是妮可最不想被问到的话。
 
“……什么啊……明明是你没有注意到好吗!!”
 
 
这是妮可第一次表露出不淡定的样子。
“为什么你不是妮可,妮可又不是你啊……”
她小声地说道,听起来像是梦话。接着,她又狠狠地盯着我,有如挣脱了枷锁的猛兽,心中的情感一点都不客气地狂喷而出。
“你刚才是这么说的吧,我有没有注意到希的心意。有啊,好久好久之前,在我遇到真姬之前,她曾经直接和我表白过。你也知道我身体出过问题吧,那时候希一直在支持我。她没有抛弃自暴自弃、完全不知所谓的妮可,直到我再一次站起身来。她甚至退掉上了一半的大学,花了很大力气为我筹集手术费。我也问过她,为什么可以为了妮可付出这么多。”
 
希的回答,便是告白。
“咱只是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啦。其实是咱自个儿在喜欢妮可而已。”
 
“妮可无法接受她的心意,就说大家都是女孩子,不可能考虑这种事情。而希也明白了,说没关系,我不用管她。”
“但是,你和真姬……”
“对!就是这么奇妙!妮可喜欢上了同为女性的她。妮可后来喜欢上了同样是女孩子的真姬啊。你说这是不是很过分?希为了妮可,献上了自己人生的一部分,而妮可却报答不了她的感情。不仅如此,对于自己的背叛,妮可甚至觉得心生绝望。所以,妮可原本是想将喜欢真姬的心情埋到某个角落去的。但那家伙发现了,还有谁比她更关注妮可呢?她告诉我,尽管去告白就好了,真姬肯定也喜欢我。那家伙是推着我去的啊……她就是这样的人啊。”
 
希所期望的只有一点。
“希望咱们能继续做朋友。”
对于妮可而言,不管怎样,希都只是“好朋友”。
正因为明白,希所期望的最高位置也是“好朋友”。
再进一步说,在妮可看来,希变成了“特别的好朋友”。
 
“真姬知道这事吗?”
“知道,当时是她向我告白的。我当然没法立即答应她,但是希说了,不想妮可因为她掩藏自己的真心实意。”
 
 
于是妮可就对真姬作出了回应。她的告白真是蛮不讲理,让人匪夷所思。
“全世界所有人,妮可最喜欢的也是真姬。可是,无论什么时候,妮可都会将希放在第一位。如果你觉得没问题,我们就交往吧。”
 
 
搞什么啊,这两个人……这三个人。
妮可的意思是,她一开始就给真姬规定了,连嫉妒都不可以?
为什么连这都能忍耐,为什么要为了妮可这么委屈自己……。
“然后呢,你有什么打算?要是妮可说没有出轨这回事,你就能接受了?你给希送了不少礼物吧,戒指、首饰。最后要送什么?想弄个手铐戴上吗?话我放在这,走出这间房,希和妮可还是能见面的,也一定会再见。即使是恋人,你也没有权利如此束缚她。难不成你还想给她装个监控?啊,真姬的声音可不能让你听呢。”
 
好可怕,她们都在为了他人而牺牲自己,三个人紧紧地互相联系在一起。
 
“我问你,你刚才说,觉得门口放了把伞,希和妮可就是在偷情?那么,要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我到门口放把伞什么怎样?或者说你和妮可来亲一个如何?你说呢,这是出轨吗?”
“你、说什么……”
“说笑的。我的意思是,你别因为一把伞就闹得要死人一样。如果觉得不放心,我给你说一百遍都行,妮可喜欢的人是真姬,希是朋友,朋友啊。妮可只把她当作朋友……。对于希的恩情和心意,我是想报答的。”
我全身升起一股寒气。
 
“要是你能变成我来看一看,就不会再有心结了。”
 
为什么你要这么说,一直以来,我都十分羡慕你,甚至觉得假如能成为你该有多好。
“拿出点魄力来,要表现出根本不在乎妮可的样子。要让人觉得,比起我,你能使希幸福百倍。”
——是让希觉得,还是让你觉得?
 
这两人真是不可思议,她们的关系牢不可破,互相之间的好感,更甚于恋人。要打破这个关系,我想是不可能的。真姬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她说……。
“妒嫉啊……好久之前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我还以为她在说谎。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连嫉妒的感觉都没有,那也就没有继续保持恋人关系的必要了。看来她也同样一直忍受着业火的煎熬。
 
要说想要留在一个人身边、能够耐得住的原因。
答案其实很简单。和什么优点缺点没有关系。
——仅仅是因为喜欢。
 
摆出不在乎妮可这人的样子?这怎么做得到。
大团圆结局就是个笑话。
只要我还想要和希在一起,就必定会在她心中的矢泽妮可的阴影中瑟瑟发抖。
 
 
“喂,希。你现在在哪儿呢?”
 
 
走到公寓门口,我抬头看着天空。
蛛网上沾满了雨露,十分美丽。
 
 
-妮可-
 
“绘里对你说了这些?抱歉啊。”
“没关系啦。”
没事的,在妮可最艰难的时候,你曾不求回报地陪在我身边。所以——。
“绘里很可爱吧?整天泡在醋坛子里。”
“这癖好!”
让你变成这样的人是妮可。所以,我会陪到底的,直到你安心为止。
因为,妮可是你的好朋友啊。
 
我和你说,绘里。
希不是在利用你忘记妮可。
而是在利用妮可,挽留住你。
真蠢啊你。
所以绘里也快点看清楚吧,希最爱的人,是你。
虽然在方式上我也觉得相当的扭曲……不过这一点妮可也一样。
 
 
“我出去打个电话”
 
 
是妮可将原本活在阳光下的她拉入了阴影之中。
但无论是珍贵的恋人,还是特别的好朋友,我都无法放手。
那时我是多么希望让真姬笑逐颜开啊……。
 
“真姬,麻烦你送伞过来了。有没有淋湿?”
 
我感觉话筒那边的她笑了。
真姬从不像绘里那样让别人看见她的嫉妒,这次她却少有地将嫉妒心表现了出来。
略显不快的笑声,带出了别样的美。
你应该知道的吧?这又将使妮可成为俘虏。
唉呀,教我如何不爱你?
 
 
仰望天空,能看见墙角处有一张破掉的蜘蛛网,就像是破掉的伞一样。
 
 
-end-
 
 
译后记
 
用了一周时间翻完这篇,基本上是跟着原作者的进度来的,感谢他写出这么棒的文章。
不得不说自己非常喜欢他笔下的人物感情纠葛,给人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接下来准备弄篇め的纯甜文,再纠结心理描写的表达我就要被榨干了。
 
最后附一段作者的原话,可以在最后一篇的原地址评论处找到。也许会为你理解剧情提供新的线索。
とむじん「鏡>谢谢你的评论。这一篇里的希,即便能为别人够献上自己,在被爱这种事情上却无比懦弱,不禁要去“测试”对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