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同人文翻译】【妮姬&绘希】umbrella 4 作者:とむじん


 

原文信息

 

umbrella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4062450

 

作者:とむじん

 

请勿二次转载,谢谢!

 


 

 

umbrella 4

翻译:jogfi2002

 

妮可和希。她们到底是怎样住到一起的呢?

 

绘里×(希=同居=妮可)×真姬,平行世界。

 

-妮可-

 

很小的时候开始,我的梦想就是成为偶像,仅此而已。再没别的想法了。因为没有迷惘,所以我能径直地朝目标进发。

然而,妮可却在高中一年级时遇到了第一个大挫折。我和朋友组建了学校偶像团队,后来因为各自的目标不同,他们一个两个陆续离开,最后只剩我一个。

说是只剩一个,其实我并不孤单,因为有希陪着我。

我对她的第一印象,是觉得这家伙操着一口微妙的关西腔,很是奇怪。我不明白为什么她会这么看重妮可,也曾经问过她一次。希只是用一句话回答道:

 

“因为咱觉得你很帅啊。”

 

对以偶像为目标的人说帅是要干嘛啊,你想说“可爱”结果口误了吧。(译注1)嘴上虽然不饶人,我心里却是感觉痒痒的,有点窃喜。

有人在关注我,这给了我极大的鼓舞。

希从来没有否定妮可的生活方式。

很感谢有希这么一个人存在。不过,当时浅薄的我只顾着自己,根本没有考虑过这意味着什么。

 

待我反应过来,已是短期大学将要毕业之时。那时我终于抓住了机会,正要成为偶像。然而妮可弄伤了膝盖,这对于唱歌跳舞的偶像来说是致命伤。成为偶像的梦就这样被腰斩了。

不顾一切努力至今的结果竟是这样,留给妮可的只有绝望。哪有什么神。就连希经常挂在嘴边的灵力一类的字眼都会让我无端发火。我将无法宣泄的愤怒,发到了一直支持我的希身上。

 

“比起结果,努力的过程更重要?这种漂亮话能让人信服吗?你就给妮可看看,还有什么比偶像更重要的梦想,有什么能证明妮可一直以来的努力不是白费的。”

 

希只是默默地听我抱怨。我以为她是无话可说,就要抛弃我了。因为,希口中那个“好帅”的矢泽妮可已经再看不见踪影了。

可是,我的想法是错的——。

第二天,希说要和妮可一起住。她搞什么呢?不过妮可当时完全处于万事休矣的消极状态,对什么都觉得无所谓,于是就按希说的,决定和她同居了。一个人是自由职业者,另一个人是大学生。自暴自弃的妮可没有工作,成天把自己关在家里。希则是一大早就去大学,经常很晚才回来。估计是去什么同好会的聚会了吧,学生就是这么无忧无虑啊。不过我作为一个家里蹲有啥好说的呢。当时我脑子里就只是充斥着这样那样的想法。

 

 

真是个无可救药的笨蛋。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整年。某天,希递给我一叠纸。那是用纸条绑起来的一捆捆现金。

“咱想你拿这些钱去做手术。”

在我那次乱发脾气后第二天,希就从大学里退学了。

 

从那天起,希的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每一秒——

希的一切,都奉献给了妮可。

 

“比偶像更重要的梦,没有白费的证明,咱是给不了你啦。但,咱至少想帮助妮可再次站起来啦。”

你多蠢啊,为了妮可这么做。为什么,你能做到这种地步啊……。

“你好蠢啊……”

“真过分啊,不过咱自己也这么觉得。”

说着,希笑了。在她的感染下,妮可也笑了。唉呀,我多久没这么笑过了。

“希,谢谢你。”

“咱只是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啦。”

 

 

医生说,即使做完手术,也不太可能回复到能蹦能跳的地步。不过也好,这次我要站起来,反过来给予希支持。能做到这点我就满足了。

 

 

 

——然后,妮可遇到了她。

 

 

 

她坐在离医院有些远的一张长椅上,白皙的肌肤上,一头赤发有如燃烧的火团。

阳光普照大地,她却看起来并不在乎,抬头看着天空。

我大概是因为好奇心而被她吸引的。也有可能是当时就已经被牢牢困住了。

她总是会坐在那里——正确来说,是妮可一定会在那个时候到医院来。

我先是瞟见她,然后是停下来看她,再后来则是完全看入了迷。我感到不安,她会不会被阳光烤干呢?

 

不知道那是相遇后的第几天,妮可大摇大摆地坐到她旁边。

“会中暑的哦。”

我把塑料水瓶和阳伞递给她。她吃惊地看向我,一张俏脸果然十分精致,即使靠近了看也丝毫没有影响。

“你喜欢天空吗?”

她没有接过水瓶,我只好将其放在两个人之间。也对,哪有人会喝陌生人突然递过来的饮料呢?

“我看的不是天空,而是那个。”

对于我的问题,她还是愿意回答的。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能见到一张蜘蛛网。

“感觉很漂亮。”

漂亮?也罢,不同人的审美可能不一样。不过她接下来的话倒是出乎我意料。

 

“就像五线谱一样。”

 

这又是一个对音乐有着不寻常的执着的人。

 

“如果可以仅仅靠食用挂在五线谱上的音符维生那该多好。”

 

她的话语之中充满着失落,听得我胸口一紧。

“你的梦,也破灭了吗?”

“诶?啊,抱歉,我得走了。”

她起身离开。那奔跑着的轻盈身姿,怎么会是蜘蛛,分明是蝴蝶。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才知道,那个妹子是西木野综合医院所有者的女儿。之前是我擅自将她归入自己的同类,现在是觉得胸口有股无名火。

——你是被蜘蛛网困住了,还是说,其实是你抱着不想放开?

不知不觉中,我渐渐地想对西木野真姬这个人了解更多。

 

 

“今天也好热啊。”

“对呢。”

我们俩的话逐渐多了起来。在这骄阳似火的酷热之中,我坐在长椅上,打着伞。

“妮可不想被晒啊。”

一开始她还不太愿意和我同撑一把伞,后来也就慢慢地接受了,老老实实地和我坐在一起。

“我也不想让你那漂亮的皮肤和漂亮的头发被晒伤,难得天生丽质,怎么不好好爱护呢!”

我原以为她这么一个美人儿,肯定早就听惯了别人对她的赞美。谁知,她红着脸挤出一句“什么啦……”,看着就觉得可爱。

“脸好红啊,你看这不就是被晒到了?”

今天我也有带水瓶来,于是将瓶子戳到她脸上。随着我的动作,她不禁叫出声来,有些不高兴地说出一句“真是的!”,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不过她第一次喝了我带来这瓶水。

看来多少信任我了呢。

所以妮可便将一直以来的疑问说了出口。

 

“你以前搞的是什么音乐?”

她的肩膀微微动了一下。

“……钢琴。”

“后来没搞了?”

“我要做医生,不需要这个。”

“是你自己决定这么做的吗?还是有人帮你决定的?”

“……我自己决定的啦。”

“这样,那你在迷茫什么呢?”

 

她答不出来。

 

“迷茫也不是什么坏事啦。反正都想不明白了,干脆就不留一点后悔,管他三七二十一拼命去烦恼就好了。”

“什么三七二十一,什么拼命啦,你这不考虑前因后果的做法太不可取了。”(译注2)

“这是经验谈啦,经验谈。如果全力以赴,不思前想后,那么内容是什么其实不重要了,烦恼本身也一样。再说了,就算不顾一切,内心要崩溃的时候还是会嘎吱一下崩掉的,还有可能会碎得七零八落。但现在回头去看,我认为还是比不去做要更好的。”

 

这是希给予妮可的、为妮可找到的答案。

“你呢,你有什么想不开的?”

我也没有什么要去拯救她这样伟大的想法,只是西木野真姬这个人太美了,我想让她发自内心地笑出来。

 

“妮可笑眯眯~♪要让你全心全意笑眯眯~♪我是传递笑容的矢泽妮可~要记住爱的妮可笑眯眯♪”

“这什么东西?”

“妮可的梦想啦,成为偶像,让大家都展露笑容。但我膝盖搞坏了,梦想也实现不了了。不过正因如此,我更想听听你的故事。告诉我吧,妮可会让你开心地笑的啦。”

 

现在的妮可,肯定就是希所说的那个“很帅”的矢泽妮可。

希,多亏了你,妮可重新站起来了。

 

“其实……我是想……继续弹钢琴的。但是,我说不出口,最终也没说出来。我说服自己,让自己接受,做医生确实没有必要再弹钢琴。我努力将这件事想成是自己做出决定的。现在我却有疑问,这么下去真的好吗?”

“可是,这的确是你自己决定的啊。”

“诶?”

 

妮可将递给了她的水瓶抢了过来,将里面的水泼到了蜘蛛网上。

 

“比起那些被缠住的猎物,这才更有音符的样子吧。”

 

五线谱上,音符水珠闪耀光辉。

 

“能漂亮地实现你的决定的人,就只有你自己。坚强地站起来吧,西木野真姬。”

 

她睁开眼睛,激动地说出一句“好美”,然后就大声哭了起来,将堵在心中好久的怨念发泄了出来。

止步不前没什么不好的。希给予妮可的那一年,让不懂得怎样去依赖他人的妮可喘了口气。

无论是妮可,还是真姬,想要的东西都是一样的。要实现梦想,就得自己肩负起责任,要有那份决心。

“谢谢你。”

那天,妮可是不是也像她那样笑了呢。

——“扑通”。

看到这笑容,我原本应该满足了。

在那个时候,我就应该离开真姬了。

但胸口的悸动戳中心窝,刺激得我想要更多。

 

 

从此之后,真姬的笑容多了起来。

好想留在真姬身边,一直看着她笑,好想永远陪在她旁边。

但是,我脑中……却想起了希的样子。

 

 

“之后我和父母也更多沟通了,都是妮可的功劳呀。”

“是吗,不用谢。”

“还有呢,其实我有订婚对象的,不过我把婚约解除了。”

“呃?”

“要负责任哦,妮可。”

“什么?!”

“开玩笑的啦。”

她忍俊不禁的样子真是让我看得心里发痒,也让我觉得非常开心。

“让你负责是说笑的,要自己负责嘛。不过呢,这真的……。”

 

 

自从相遇以来,我从未想过她会笑得如此开朗,那笑容灿烂得让人感到目眩。

要是可以给心灵也打上一阳伞就好了。

不过已经晚了,妮可的心早已被完全俘虏。

 

 

“我喜欢妮可。”

 

 

妮可的希望与绝望,从此开始。

 

 

 

 

“久等了,真姬。”

“好迟啊。”

“呃,这不才五分钟。”

“迟到就是迟到,管你五分钟还是多少。今天的饭妮可请啦。”

“不要再吃真姬你之前带我去那家好贵好贵的店了啊。”

“那就去和妮可的钱包门当户对的?汉堡店如何?”

“再好一点的也没问题啦……。”

“就一点啊……。”

“啊真是的!先走吧,吃完还要看电影呢。”

 

我和真姬见面的频率没有希和绘里她们这么多。所以,我非常珍惜和真姬在一起的每分每秒。我希望见真姬的时候,妮可是最可爱的矢泽妮可。这次迟到了五分钟的原因,也出于我出门前在想尽办法让自己达到最佳状态。

 

“今天又吃番茄意面对吧,明明还有那么多不同种类的。”

“没啥不好的,我喜欢。”

多数情况下,真姬都是到那一两家餐馆吃一成不变的东西,很少见她冒险尝鲜。但她总是带着撒娇的语气和妮可说什么“给我一口啦”,要吃妮可点的东西。她平日里一副冷淡高傲的样子,如此可爱的一面只展现给妮可看。这让我心中的爱意如泉涌而出。

“对了,还记得之前跟你说的绚濑绘里吗?”

“记得。”

“家里的钥匙也给她配了一条,虽说应该不会那么快就碰上面,就是跟你报告一下。”

“这样。”

真姬只是点了点头,没表现出太大兴趣,继续吃东西。事实上也确实没啥好说的,但我心里也有点寂寞。真姬从来不会像绘里那样将嫉妒表露出来,虽然她的嫉妒源头在于妮可。

“她们两个也说今天去约会。”

 

手机响起。

 

“真姬……抱歉,我们下次再看电影好吗?”

“诶?”

“希说她发烧了。”

“这样,明白了。”

看了看窗外,雨已经下起来了。

“有带伞吗?”

“没呢。”

“这个拿去,现在雨还小,妮可到附近便利店买一把再回去就好。”

“谢谢。”

我提着袋子站了起来,确认过店里没什么人之后,我将嘴唇印了上去。

“拜拜。”

真姬虽然是个害羞的人,却从来不会拒绝在外面亲吻。肯定是妮可让她变成这样的。

 

 

 

 

“抱歉啊,妮可……,难得你们……约会的。”

“你要真这么想,叫绘里来不就好了嘛。”

“不想……传染给、绘里……”

“好好,就是说传给妮可就没问题是吧。”

“不是说那啥……不会感冒么。”

尽管烧得厉害,她还是要和我贫上一两句嘴。这家伙总是这样子,一直都是忍、忍、再忍。结果撑到极限再也忍不住时,就突然倒下。倒下不说,还要继续装作若无其事。希就是这样的人。

“妮可……汗、好难受”

我准备好湿毛巾,递到希手里。但她连手都没有了力气,毛巾滑了下来。

“不用勉强自己坐起来。”

你到底要忍到什么时候啊……。

“那……妮可来?”

所以说,你偶然这样任性一下,我也很高兴的。

 

“可不要告诉绘里哦。那家伙,要比你想像中更容易吃醋啊”

 

她的呼吸有些急促,丰满的胸部湿湿的全是汗水。因为发烧,两只眼睛也毫无神彩,飘忽不定。若是妮可之外的人,会被这情景得勾起多强烈的欲望啊……。

湿毛巾或许起了点降温的作用,希的身体开始有点发抖。我停下手上的动作,在想是不是把毛巾拧干一点比较好。这时,我听见了她十分难受地说道:

 

“妮可……别停下来。”

 

雷鸣贯耳,雨点激烈地敲击着窗户。

——真姬她是不是已经安全到家了呢?

 

怀里抱着好朋友,我心里想的则是被自己放了半只鸽子的恋人。

以至于将好朋友的恋人都给完全忘记了。

 

 

-to be continued-

 

 

 

译注1:原文的“帅”是「かっこいい」,而“可爱”是「かわいい」,有点接近,妮可就故意借着希的口音吐槽了。

译注2:这句话的原文为「がむしゃらに迷うって、なにそれ。後先考えないから我武者羅って言うんでしょ」,「がむしゃら」的对应汉字即为「我武者羅」,意思是做事不顾后果,只管蛮干。能力不足,这个梗无法还原,虽然会丢掉一点意思还是直接意译了orz。

One thought on “【连载同人文翻译】【妮姬&绘希】umbrella 4 作者:とむじん”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