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ヴァーテックテイルズ 麗しのシャーロットに捧ぐ』读后感

本文无剧透。
将这本书看完,我用了大约三年时间。不是书不好看,而是自己太懒。昨天总算是结束长征,并且将这本书归入可以再读一遍的类别里。作为纪念,简单地写一下自己的感想。顺带一提,这本小说与仰望半月的夜空所用的是同一位插画师。
首先说说作者的文笔。自认为日语水平还没到可以评论他人文笔的地步,就只从感性认识和看过的原文小说来讲,这本的行文既流畅、在场景描写上下的笔墨也比较多。总体上来说,文风与『ダンタリアンの書架』有点接近,都是偏华丽风格的。对于人物的描绘,除了外观,心理描写也比较充足,特别是第二部分ルシアラ的心理活动反映相当丰富,她也是整本书里最丰满的一个角色。
从结构上来说,小说的剧情编排可以说是半倒序的,前后横跨二十年。看完全本,读者会诧异地发现,书中的三个故事是互相关联的。各个主要人物之间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读完大半本之后,我才发现之前对她们的理解并不正确。
只不过,作为一本自称“哥特式恐怖”的小说,恐怖的成分着实不足够。后记里,富士书房的编辑还说“请一定不要在晚上独自读这本小说”。对此我是不太能理解的,或许是各人想像力的触发因素不太一样。猎奇部分倒是比较美味的,在近现代欧洲的背景之下,作者设置了一座贯穿三个故事的宅邸,宅中有一个摆满了各式人偶的阴暗房间。在这个宅子中,主人天才人偶师、深爱着主人的女仆、如人偶一般的夫人和杀人不血刃的“恶魔”陆续登场。全篇都围绕着“人偶”展开,这也是我最初对这本书产生兴趣的原因。主线是三位女性的爱,她们都爱上了不该爱的人,最终失控并导致悲剧的发生。
大概就写这么多吧,太久没动笔脑子里只有流水账。如果想看更多有用的评论,可以点这个网址,有个书评集合:http://www2e.biglobe.ne.jp/ichise/book/link/isbn/4829163828.html

个人的书单及相关点评(2014.06.23 更新《邓小平改变中国》)

一年多没更新了,今天来一发。
 
零散笔记记录帖,书海拾贝:http://kagami.biz/reading-collections/
继续阅读个人的书单及相关点评(2014.06.23 更新《邓小平改变中国》)

[旧文]《維特根斯坦》讀書筆記

《維特根斯坦》
趙敦華著,1988年12月16日台灣初版
之前玩了個遊戲,劇本是以維特根斯坦的哲學理論為起點和中心的。於是便對他的哲學很感興趣。對于哲學有一定瞭解的人來說,他的名字自然是不會陌生的。而在中國,他的學說也是哲學界所最常研究的、最喜歡研究的。
继续阅读[旧文]《維特根斯坦》讀書筆記

[旧文]《大鼻子情圣》(西哈诺·德·贝热拉克)摘录及感想

副标题:《西哈诺·德·贝热拉克》
作者:埃德蒙·罗斯丹
译者:王文融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年:2009-6
页数:151
定价:11.00元
装帧:大32开
ISBN:9787020066940
继续阅读[旧文]《大鼻子情圣》(西哈诺·德·贝热拉克)摘录及感想

[旧文]读《源氏物语》随笔

  暂时看完了三分之一的《源氏物语》(下面简称《源》),首先感叹一下丰子恺先生的绝妙翻译。

  先写下一些随想,其他的之后再来整理吧。

继续阅读[旧文]读《源氏物语》随笔

[旧文]《道德经》摘录及心得(2012-09-15更新,暂告一段落)

版本
注释考据都非常详细,只是我没能仔细地去读,似乎也没有细读的必要。 以后有闲了再静下来慢慢读。
有一点挺奇怪,道经读得比较慢,反而没什么想法。而德经则是有好几篇都想写写东西。
大概是心里浮躁,想快点翻完这书,却又要装得我认真看过,哈哈。
继续阅读[旧文]《道德经》摘录及心得(2012-09-15更新,暂告一段落)

无奈的实弹——『砂糖菓子の弾丸は撃ちぬけない』读后感

文中有剧透,请注意。
 
似乎是第一次给轻小说写一篇专门的读后感……
如詩之所说,这本小说挺让人压抑的,而读者是在阅读故事的过程中感受到这种压抑的。樱庭一树并没有把环境塑造得很阴暗,相反,故事发生的城市里能看到美丽的海,海上还有那女主角(“我”)向往的自卫队,女主的家人也很和睦,这一切都挺美好的。不过在一开头的“新闻摘要”中,作者就已经把全文的基调和结局明示给读者了: 继续阅读无奈的实弹——『砂糖菓子の弾丸は撃ちぬけない』读后感

吴文藻写给冰心父母的求婚信

最近看了本冰心的传记,知道了这两人的爱情故事。
怎么说呢,这应该是我想象中最完美的爱情了吧,男方虽然有点书呆子气,但当时的冰心是智慧与少女情怀集于一身,她把吴文藻桌上自己的照片偷偷换成一个女星的照片,以试探他是不是每天都有看自己的照片的事让我印象深刻……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了解一下
从某个方面来说,这封信体现出来的就是吴先生那沉重的书生气,也反映出他那不安的心……不知道岳父岳母是不是会首肯这头亲事。有时间的话还是建议各位看完,里面对于“我和冰心是合情合理的一对”的论证相当有意思。- -或者说很可爱。
 


 
谢先生、太太:
请千万恕我用语体文来写这封求婚书,因为我深觉得语体文比文言文表情达意,特别见得真诚和明了。但是,这里所谓的真诚和明了,毕竟是有限的,因为人造的文字,往往容易将神秘的情操和理性的想象埋没掉。求婚乃求爱的终极。爱的本质是不可思议的,超于理性之外的。先贤说得好:“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我们也可以说,爱是一种“常道”或是一种“常名”。换言之,爱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常道”,故不可道;爱又是超于理性之外的“常名”,故不可名。我现在要道不可道的常道,名不可名的常名,这其间的困难,不言自明。喜幸令爱与我相处有素,深知我的真心情,可以代达一切,追补我文字上的挂漏处。
令爱是一位新思想旧道德兼备的完人。她的恋爱与婚姻观,是藻所绝对表同情的。她以为恋爱犹之宗教,一般的圣洁,一般的庄严,一般的是个人的。智识阶级的爱是人格的爱:人格的爱,端赖乎理智。爱——真挚的和专一的爱——是婚姻的唯一条件。为爱而婚,即为人格而婚。为人格而婚时,即是理智。这是何等的卓识!我常觉得一个人,要是思想很彻底,感情很浓密,意志很坚强,爱情很专一,不轻易的爱一个人,如果爱了一个人,即永久不改变,这种人的爱,可称为不朽的爱了。爱是人格不朽生命永延的源泉,亦即是自我扩充人格发展的原动力。不朽是宗教的精神。留芳遗爱,人格不朽,即是一种宗教。爱的宗教,何等圣洁!何等庄严!人世间除爱的宗教外,还有什么更崇高的宗教?
令爱除了有这样彻底的新思想外,还兼擅吾国固有的道德的特长。这种才德结合,是不世出的。这正是我起虔敬和崇拜的地方。她虽深信恋爱是个人的自由,即不肯贸然独断独行,而轻忽父母的意志。她这般深谋远虑,承欢父母,人格活跃,感化及我,藻虽德薄能鲜,求善之心,那能不油然而生?她这般饮水思源,孝顺父母,人格的美,尽于此矣,我怎能不心诚悦服,益发加倍的敬爱!
我对于令爱这种主张,除了感情上的叹服以外,还深信她有理论上的根据。我们留学生总算是智识阶级中人,生在这个过渡**的中国,要想图谋祖国社会的改良,首当以身作则,一举一动,合于礼仪。家庭是社会的根本,婚姻改良是家庭改良的先决问题。我现在正遇到这个切身问题,希望自己能够依照着一个健全而美满的伦理标准,以解决我的终身大事。我自然更希望这个伦理标准,能够扩大他的应用范围。令爱主张自己选择,而以最后请求父母俯允为正式解决,我认为这是最健全而圆满的改良南针,亦即是谋新旧调和最妥善的办法。这就是我向二位长者写这封求婚书的理由。
我自知德薄能鲜,原不该钟情于令爱。可是爱美是人之常情。我心眼的视线,早已被她的人格的美所吸引。我激发的心灵,早已向她的精神的美求寄托。我毕竟超脱了暗受天公驱使而不由自主的境地,壮着胆竖立求爱的意志,闯进求爱的宫门。我由敬佩而恋慕,由恋慕而挚爱,由挚爱而求婚,这其间却是满蕴着真诚。我觉得我们双方真挚的爱情,的确完全基于诚之一字上。我们的结合,是一种心理的结合。令爱的崇高而带诗意的宗教观,和我的伦理的唯心观,有共同的思想基础和共同的情感基础。我们所以于无形中受造物的支配,而双方爱情日益浓密,了解日益进深。我想我这种心态是健全的,而且稳重的。我誓愿为她努力向上,牺牲一切,而后始敢将不才的我,贡献于二位长者之前,恳乞您们的垂纳!我深知道这是个最重大的祈求;在您们方面,金言一诺,又是个最重大的责任!但是当我作这个祈求时,我也未尝不自觉前途责任的重大。我的挚爱的心理中,早巳蕴藏了感恩的心理。记得当我未钟情于令爱以前,我无时不感念着父母栽培之恩,而想何以实现忠于国孝于亲的道理。自我钟情于令爱以后,我又无时不沉思默想,思天赐之厚,想令爱之恩,因而勉励自己,力求人格的完成,督察自己,永保爱情的专一。前之显亲扬名,后之留芳遗爱,这自命的双重负担,固未尝一刻去诸怀。
我写到这里,忽而想起令爱常和我谈起的一件事。她告诉我:二位长者间挚爱的密度,是五十余年来如一日。这是何等的伟大!我深信人世间的富贵功名,都是痛苦的来源;只有家庭和睦,是真正的快乐。像您们那样的安居乐业,才是领略人生滋味,了解人生真义。家庭是社会的雏形,也是一切高尚思想的发育地,和纯洁情感的养成所。社会上一般人,大都以利害为结合,少有拣选的同情心。我们倘使建设一个美满愉快的家庭,决不是单求一己的快乐而已,还要扩大我们的同情圈,做到“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的真义。我固知道在这万恶的社会里,欲立时实现我们的理想,决不是一件容易事。可是我并不以感到和恶环境奋斗的困难,而觉得心灰意懒。我深信社会上只要有一二位仁人君子的热心毅力,世道人心,即有转移的机会和向上的可能。我质直无饰地希望令爱能够和我协力同心,在今后五十年中国时局的紧要关键上,极尽我们的绵薄。“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为者亦若是!”总之,恋爱的最终目的,决不在追寻刹那间的快乐,而在善用这支生力军,谋自我的扩充,求人格的完成。婚姻的最终目的,亦决不在贪图一辈子的幸福,而在抬高生活的水平线,作立德立功立言等等垂世不朽的事业。天赋我以美满愉快的生活,我若不发奋图报,将何以对天下人?又将何以对自我?
我仿佛在上面说了许多不着边际的话,但是我的中心是恳挚的,我的脑经是清明的。我现在要说几句脚踏实地的痛心话了。我不爱令爱于她大病之前,而爱她于大病之后,未曾与她共患难,这是我认为生平最抱恨的一件事!我这时正在恳请二位长者将令爱付托于我,我在这一点子上,对于二位长者,竟丝毫没有交代。我深知二位长者对于令爱一切放心,只是时时挂念着她的身体。我自从爱她以来,也完全作如是观。我总期尽人事以回天力,在她身体一方面,倘使您们赐我机会,当尽我之所能以图报于万一。
我自己心里想说的话,差不多已说完了。我现在要述我的家庭状况,以资参考。藻父母在堂,一姐已出阁,一妹在学。门第清寒,而小康之家,尚有天伦之乐。令爱和我的友谊经过情形,曾已详禀家中。家严慈对于令爱,深表爱敬,而对于藻求婚的心愿,亦完全赞许。此事之成,只待二位长者金言一诺。万一长者不肯贸然以令爱付诸陌生之人,而愿多留观察的时日,以定行止,我也自然要静待后命。不过如能早予最后的解决,于藻之前途预备上,当有莫大的激励,而学业上有事半功倍的成效。总之,我这时聚精会神的程度,是生来所未有的。我的情思里,充满了无限的恐惶。我一生的成功或失败,快乐或痛苦,都系于长者之一言。假如长者以为藻之才德,不足以仰匹令爱,我也只可听命运的支配,而供养她于自己的心宫;且竭毕生之力于学问,以永志我此生曾受之灵感。其余者不足为长者道矣。临颖惶切,不知所云。
敬肃,并祝万福!
吴文藻 谨上
一九二六年七月一日 美国剑桥